肥宅快乐嘉了解一下

【安雷】雷狮觉得自己算是栽了

  *心理活动剧烈多的雷狮。
 

  *剧烈ooc,做好心理准备再看。










  “我明天要和安迷修约会,你们自由活动。”

  雷狮说完这话以后帕洛斯被水呛了一口,他剧烈咳嗽,觉得刚才喝的可能不是水而是砒霜,总之他大脑受损,所以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幻听。

  表面上最镇定的总是卡米尔,他沉吟了一下,欲言又止地说:“大哥,你……”

  雷狮双手环胸看着眼前可说是自己军师的得力手下,除了他自己以外海盗团里的智力担当,三分冷傲六分欣慰一分忐忑地说:“怎么了?”

  “……你是不是,想买船想疯了?”

  好极了,海盗团智商担当问的这个问题和安迷修挂在嘴边那句“我可以成为你的守护骑士吗”属于同等智力水平,完全没有一丁点回答价值那种。

  雷狮很想骂人。他想骂你瞎了哪只眼,那个傻○看起来有钱到能包养老子吗,他明明连马都没有,一艘海盗船能买多少匹马你不会算吗。在帕洛斯的惊恐注视下他猛地一拍桌子,吓醒了桌子底下打盹的佩利。

  佩利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抱住了雷狮的腰:“雷狮老大!”

  雷狮强迫自己冷静,他看着这个体型庞大的巨婴,等他开口。

  佩利不愧是佩利,他脑子里总是缺了那么一二三四五六七根筋,全海盗团只有他能够完全看不懂雷狮强忍锤人冲动的表情,而继续把眼泪抹在雷狮头巾上:“老大,我刚才梦见你被牛粪埋了呜呜呜呜牛粪还呼嘎嘎嘎嘎嘎嘎地笑好可怕啊啊啊啊啊!!”

  帕洛斯:“……”

  卡米尔:“……”

  雷狮:“……”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无论卡米尔和帕洛斯用怎样“痛心疾首”、“痛不欲生”、“痛彻心扉”的眼神看雷狮,他都板着脸丝毫不为所动,一副我被安迷修喂了迷魂药我跟他跳崖化蝶都不后悔的架势。

  至于佩利……没人敢告诉他,不是怕他被打击,是怕这货冲过去被安迷修打死。

  雷狮宣布出柜是在早上,待到中午吃饭时,这条消息不知道为什么已经传开了。

  凹凸大赛的参赛者虽然很多,但是八卦的力量是无穷大的,无论过了多少年,埋藏在人类血脉里爱凑热闹爱听八卦的本性都不会被磨灭。且不说出柜主角是排名第四第五的高手变态,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可是凹凸大赛开赛以来诞生的第一对情侣!!

  情侣啊!!

  某些人的脑子在飞速转动。情侣,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稀罕词,谈恋爱是什么感觉?成年人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太刺激了!!太稀罕了!!

  雷狮和安迷修除了“排名第四第五的高手”以外立刻又多了“第一对谈恋爱的成年人情侣大佬”这个又长又拗口的称号,不过当事人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的。

  外界因为这条八卦而炸锅之时,主人公之一,海盗团团长雷狮正在屋子里撸狗,哦不,撸手下。

  雷狮翘着脚撸佩利的头发:“你说,他到底想干嘛?”

  佩利:“干?干啊!干架最好玩了!”

  雷狮:“我觉得这是一个阴谋。”

  佩利:“对,对。”

  雷狮:“哼,这是一场有趣的挑战,但是我绝对不会输的。”

  佩利:“老大最棒了!”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

  佩利:“老大,你明天干啥去啊?”

  雷狮:“压马路去。”








  第二天凌晨五点,卡米尔来敲门,他用手抠门框,企图显示自己放松愉悦的心情,老大脱单了怎么说也该祝贺不是?于是他咯吱咯吱地抠门框:“……大哥,安迷修是个○○,我祝他早○早○○,祝你们分手快乐。”

  大哥,玩得开心!

  卡米尔完全没感觉到自己把心里话和虚伪祝福说反了,他抠着门框瞪着眼睛等雷狮回答。

  雷狮看着这位手下眼框底下两个黑眼圈,沉吟了一下:“……你回去睡会儿吧。”重要的是,放过那个门框,我们要攒钱买船。

  打发走了卡米尔,雷狮睡不着了,干脆起床换下皮卡丘睡衣,洗了把脸,去客厅吃早饭。

  然后就看见帕洛斯散着头发在那里扎小辫。

  帕洛斯:“慈母手中线,游子……”

  雷狮摔门就走。

  早饭也吃不成了,雷狮干脆去找八卦漩涡中心的另一主人公,安迷修。

  安迷修位居“凹凸大赛最难找到的迷之男子排行榜”第二名,虽然不知道这个排行榜是谁排的又是怎么排的,但是这条数据完全从侧面反映出了安迷修名如其人的神秘。

  顺带一提第一名是银爵,因为一到晚上他披个黑袍子丹尼尔都找不着他。

  话又说回来,安迷修难找是因为他总是孤身一人,也没个小团体。人虽然不低调,但是遇见他过的人——诸如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玳瑁星艾○小姐——都不想再提他。原因不明。

  总而言之,向来只有他不分场合突然出现,没几个人有事特地找他。

  雷狮根据组队定位提示找到安迷修的时候,他刚从山洞里钻出来,一身白衬衫配个领带,底下一条牛仔裤,像个从垃圾桶里随便捡了衣服就套上的山顶洞人。

  雷狮现在立刻马上就想踢死安迷修。

  “你晚上就住这里?”他的脸色一定很臭。

  “不用担心,对于骑士来说野外生存是家常便饭。”安迷修镇定地说着可怕的话,“其实这是一只扒拉熊的洞,扒拉得还挺干净的,你要不要——”

  雷狮恍然大悟,他觉得自己绝对明白了安迷修其人的险恶用心。没想到世事难料,前十里最没有大脑的臭骑士有了这样恶毒的计谋,他居然想到了借着约会的借口活活恶心死自己!这种深沉的心机,难道他从来没看透过这个头上插芭蕉的水煮蛋??

  有趣,但是他雷狮难道会怕吗!

  于是他镇定地嘲讽:“不就是扒拉熊的洞吗,有什么稀罕的,我小时候经常钻。安迷修,你能不能成熟点。”

  安迷修整了整衣服跟上他的脚步,好整以暇地问:“啊,那你觉得扒拉熊可爱吗?”

  可爱个屁!老子没有见过!你为什么非要问,呸!

  雷狮敷衍性地回答:“哼,还行吧。”

  完全没有任何眼力价可能也缺一二三四根筋的安迷修继续着这个干巴巴的话题:“我觉得白色的扒拉熊最可爱,因为它们的头上——”

  雷狮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你有什么安排吗?今天上午去哪里?”

  “唔。”安迷修干咳了一声,鬼鬼祟祟地搭上雷狮的肩,“去战斗区吧。”

  有安迷修这个傻○在,事情发展的方向已经完全不是雷狮能掌控的了,他被安迷修半拉半推地带往战斗区,一路接受着参赛者们火辣辣目光的洗礼。

  等他们一踏进大厅,原有的细碎说话声停顿了一秒,骤然变成了集体性的嗡嗡嗡。

  雷狮觉得他们看自己和安迷修的目光就像在看嘉德罗斯光着屁股裸奔——稀罕,刺激,又紧张,还很小心。

  这什么眼神???

  直到路过一个参赛者旁边,雷狮看见这家伙掏出一个小本子,嘀嘀咕咕地写:“约会第一天,要记得带TA去战斗区打一架……”

  安迷修:“……”

  雷狮:“……”

  无意间,似乎带动了什么潮流。

  等他们到了战斗区,身后已经跟了一大群人。雷狮觉得非常烦躁,他真想尻晕安迷修然后把他扔到寒冰湖让他冷静冷静,再把这群吃饱了撑着敢跟着自己的智障打飞。但是不行,这不符合他高傲鬼畜又邪魅的人物设定,他必须忍耐,这些废物都是陪衬的,不能被他们干扰,最大的敌人永远只有身边这个移动的双刀棒棒糖。

  想通了这些,雷狮干脆大方地也搭上安迷修的肩,营造着一种哥俩好/我们很幸福的氛围,虽然那个姿势经凯莉评价完全是两个黑道大佬带着小弟去砸场子。但是这都不重要,跟在后面的人只是认真地把这些当做教科书式的恋爱记录了下来,不带脑子的那种记录。

  “安迷修,既然要打架,那就打个痛快吧。”雷狮露出有些邪气的笑,“那么多积分放在你身上也是浪费,不如让本大爷帮你收着。”

  安迷修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谁说我要和你打架了?”

  雷狮觉得自己的笑容有点撑不住——不然呢???你他妈去战斗区泡澡啊???

  但是他没有说出口,他维持着自己的人设冷哼一声:“不管你做什么,我奉陪。”

  安迷修泰然自若地带着雷狮和一堆人七拐八拐,来到了战斗区小角落里的一个煎饼果子摊。

  五分钟后,他和安迷修一人捧着一个煎饼果子坐在台阶上啃。

  太可怕了,安迷修给他买的那个居然没加香菜……他居然知道这种事,暗中观察了多久?雷狮食不知味地啃着煎饼果子……但是为什么战斗区会有煎饼果子摊……我是谁,我在哪?

  他觉得他真是完全不了解自己这个傻○对手。

  第一次见安迷修是在大厅里,彼时安迷修刚领了元力技能,路过的雷狮看见他的双剑,呲笑一声,对身边的卡米尔说:“激光剑。”

  元力波动擦着他的脸颊打在大厅的墙壁上,轰开一个大洞。浅褐色头发的少年冷淡地微笑,用那种谦和有礼的伪装说:“你欠收拾吗?”

  说完他转身离开,一点儿也没有趁雷狮没领技能就把他打死的意图。

  雷狮看着他的背影,慢慢露出兴奋高傲的笑容。

  与安迷修第二次见,是在他重伤时。初初脱离修行来到人群集聚地的安迷修被一个简单到不行的套路给套路了。

  只是因为救了一个小女孩,就被她暗算,捅了一刀后还叫来自己的同伴打算杀了自己。

  他好不容易逃走,靠在树干上休息,雷狮就出现了。后者慢悠悠地走过来,秉持着那个不怀好意的笑容,身后扛着的锤子上电光滋滋作响。

  是来报仇的吧。安迷修想。

  但是没有。雷狮轻蔑地给他扔了瓶药:“安迷修,双剑?也就这样吧,果然是激光剑,跟你的脑子一样不好使,这种小把戏就让你上钩了。”

  “你干的?”安迷修没有看他,皱着眉头盯着那瓶药。

  “本大爷才不屑于这种事好吗?”雷狮呲笑,“你未免太自信了吧,为什么我要为你废这么大劲儿?你还是养好伤继续蹦哒吧,能排进前十才有和本大爷叫板的资格,到时候……我一定会把你彻底杀掉。”

  “在此之前,你还是改改那种脑残骑士守则的想法吧。”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吃过煎饼果子以后,已经是早上七八点,大部分参赛者都醒了,战斗区的人多了起来,对安迷修和雷狮小声议论的人……也理所当然地变多了。

  “喂,接下来去哪?”雷狮甩头,“都在战斗区了,干脆打一架吧安迷修。”

  安迷修把包装纸扔进垃圾桶,从裤兜里掏出两张湿巾,一张给雷狮,一张自己擦手:“看电影去。”

  后边的人记着:“吃过早饭要去看电影……”

  雷狮不由得擦着手陷入沉思,其实他根本也没有谈过恋爱,更没有约会过,也许正常的约会确实是这样的,只是自己并不知道?看安迷修那种镇定的样子,他一定很有经验吧,那自己表现出惊讶岂不很落入下风?

  于是他说:“行,我觉得可以。”

  这伙人浩浩荡荡地去了娱乐区,跟着安迷修和雷狮规矩地一人买了一桶爆米花一杯冰可乐,然后就看着俩人进去了。

  看电影当然是包场啊!——雷狮。

  坐到影院的座位上,雷狮觉得这种体验还挺有意思的,起码他从来没想过要和安迷修交往甚至约会甚至去看电影,这种另一方面的忍耐力较劲比之暴力切磋别有风味。

  于是他靠在座位上,兴致勃勃地问:“这什么电影?”

  “《骑士斗魔龙之三生八世千里抄袭》,讲的是魔龙轮回到第三十八世成了一个抄袭的小说家,同样轮回的骑士就来寻找自己宿命的仇敌,然后他们……然后公主……其实是……中间他们……没想到……他们都……居然是……最后……就这样。”

  “……”

  雷狮僵在椅子上,觉得脖颈发麻,他没想到开演前五分钟安迷修把这部电影给他讲完了。还有这电影选得……虽然挺安迷修的,但他还是想发火。不过他又实在搞不清这是不是约人看电影的正常步骤,看安迷修那么淡定,也许是他太大惊小怪了。

  于是他咬牙切齿地看电影,咔嗞咔嗞地吃爆米花,稀里呼噜地喝可乐。安迷修渐渐跟上,于是整个VIP影厅回荡着争先恐后的咔嗞咔嗞稀里呼噜声。最后俩人连冰块都捞出来嚼了。

  电影放到一半,安迷修突然站起来,吓醒了打瞌睡的雷狮。

  “我去个厕所。”

  “哦。”

  三分钟后,安迷修回来了。

  他们继续看电影。

  “我去个厕所。”

  “恩。”

  十分钟后。

  “我去个厕所。”

  “去!”

  十三分钟后

  “我……”

  “滚犊子。”

  雷狮干脆不看电影了,去影院大厅等安迷修。

  安迷修脸色苍白地出来了:“我……”

  “拉肚子?”

  安迷修沉痛地点点头。

  胃不好,那你为什么,要买冰可乐,呢。

  雷狮今天再次反省自己为什么答应这个把皮糊到头顶的人形火龙果来和他约会,一定是脑子里进了水。








  答应和安迷修交往并约会对于雷狮来说完全是意外,甚至可以说是措手不及。别人都以为他们公然出柜是暗渡陈仓珠胎暗结,其实这件事也就发生在昨天。

  常年风和日丽的凹凸世界突然下起了雨,从交易区出来的雷狮看了看身后叽哩哇啦的三个手下,再看看雨势,果断示意他们先走,他要去随便逛逛。

  走到森林中部的时候雨突然变大了,雷狮百无聊赖地找棵树蹲下,看看天,看看地,看看风雨和霹雳。

  安迷修就是这个时候窜出来的。

  他从雷狮的左手边跑过来,在浅色的阳光和朦胧的雨雾下,整个人都像加了滤镜一样好看。虽然他跑起来一步踩出一个泥坑。

  安迷修拍了拍头发上的水珠,对他打招呼:“雷狮,好久不见。”

  雷狮挑眉笑笑:“你不会是来讨伐本大爷的吧。”

  “我只是来避个雨。”安迷修说。

  雷狮鼓了鼓掌:“那太好了,毕竟狮子也有不想争斗的时候……不过本大爷仍然期待你来让雷狮海盗团大开眼界。”

  安迷修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然后气氛就尴尬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啊!他们俩根本没有出现在同一个框里超过五分钟,平常对话基本都是打架途中放嘴炮,对彼此的了解可谓少之又少,除了互怼还有什么可说的呢?问他吃了吗?还不如直接自杀!

  但是安迷修看起来试图挽救这种尴尬的氛围:“上次把你绑起来吊在树上,不好意思。”

  雷狮:“……”

  气氛更尴尬了,还多了一丝火药味。

  安迷修,一个根本不会聊天的男人。

  短暂的沉默后,他似乎意识到这个问题不好,又换了个比较轻松的话题:“你……吃了吗。”

  安迷修,你去死吧。

  不会聊天就闭嘴吧,雨停以后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ok?

  但是雨越下越大,并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雷狮想从裁判球那里买把伞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是安迷修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如果他先走,好像是他耐力不足,所以他没吭声。

  有好几个参赛者也打算来这颗树下躲雨,不过看见安迷修和雷狮立刻就倒退十米,飞速跑了。

  于是他们之间好一阵死般的沉默。

  不知道什么时候,安迷修终于停止了来回踱步和摸下巴、抻衣服,他用一种破釜沉舟的口气说:“雷狮……其实我……想了很久。”他转过头来看雷狮,眼神真挚。

  雷狮抬着下巴,那意思是“你说,我看你说什么”。

  “我觉得,我们还是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吧。”

  “??????????”

  雷狮的脑海有一瞬间的空白。

  他有好多话想说,比如你搞什么鬼开玩笑吗比如你为什么已经想到结婚了你自己脑补了多少比如你居然想和一个趁你上厕所偷了你手纸的人结婚比如你是不是抖M比如这么久以来难道只有我觉得我们是死对头吗等等等等。

  下雨的天气,死对头,双刀,表白,结婚,交往。气氛太诡异,对象太恐怖,怎么想都是恐怖悬疑片的开头,而不是什么青春恋爱片。

  雷狮很想撬开死对头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塞满了被水泡过的棉花,但是不行。安迷修直愣愣地看着他,目光炯炯有神,气势宏达,一副他不答应就动手的样子等他回答。

  “额……昂。”

  行了,他还是撬开自己的脑子看看里面有没有一个佩利吧。








  安迷修到底是排名第五的高手,没一会儿就恢复过来继续活蹦乱跳了。还好那群吃瓜群众已经走了,不然怕是会被记下一条“喝了冰可乐后一定要拉肚子”这种丢人现眼的事。

  那个又臭又长的电影居然足足有两个小时,再加上等待安迷修好转,他们已经把一个上午的时间耗在这里了。

  那么接下来就可以去吃午饭了。

  坐在餐饮区,听着周围人的议论,雷狮已经完全麻木了,他脸上笑嘻嘻,内心mmp。

  不知道安迷修为什么非要来这里吃,要知道如他们这般段位的人都会自己叫餐。看着坐在自己身边,和自己肩碰肩的安迷修,雷狮紧张,这个距离实在要了老命了,他用十二万分的努力才能克制自己抽出武器照他脸打的冲动。

  胡乱指了几个菜,叫瑟瑟发抖的裁判球去做。雷狮啧了一声,把脚搭在桌子上。

  安迷修叹了口气:“雷狮……”

  然后他突然被雷狮拉住领带拽了过去,一双漂亮的菡萏紫的眼睛出现在视野里,雷狮笑嘻嘻地凑近他耳边……

  “你看那个是不是格瑞?”

  安迷修愣了一下,咦,还真是……他在干嘛,为什么他也拿着个本子。

  雷狮却已经猜出了答案,他得意地叫回裁判球,用整个餐厅都能听到的音量说:“再给我来杯公元前82年的拉菲,这个黄毛一杯二锅头!”

  安迷修:“……”

  格瑞:“……”

  “哼。”雷狮摇着杯子,“想学我们,再等两年吧,小屁孩。”

  他挑眉扬笑,修长的手指搭在玻璃杯上摩挲,脚翘在桌子上显得肩窄腰细腿长。整个人就像他的元力技能一样,闪闪发光。

  安迷修叹气,喝了口二锅头——太辣了。

  其实,喜欢雷狮,他也不明白是怎么发生的。

  尽管雷狮本人不知道,但是他有一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他的长相该死得符合安迷修的审美,他的眼睛,他的发梢,他的嘴角,他的舌尖,安迷修经常会不由自主地多瞟两眼。

  他常常想,要是雷狮的性格没那么……欠,也许他们能成为好朋友,好兄弟。他尝试过抛出友谊的橄榄枝,可惜那支橄榄枝在雷狮打架时把袜子丢他脸上以后就了无踪迹了。

  正在意气风发的雷狮看见端上来的饭后甜点,笑容一下子消失在脸上:“这什么玩意?”

  裁判球抖出残影:“雷狮大人,这,这是您点的……芒果菠萝巧克力夹心烘焙芝士抹茶千层枫糖饼。”

  雷狮:“……”

  这是毒药吧,这种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菜单上。

  他刚想让裁判球把这个退下去,就被人拦腰抱住,一把抻到了怀里。安迷修的下巴戳在他头顶上:“雷狮……嘿嘿嘿嘿嗝。”

  雷狮觉得经历过今天的约会,他大体可以练就处惊不变了,想想看……是吧?

  安迷修不管他心中何种滋味,依旧酸了吧唧地抱着他,问:“雷狮,你有男朋友吗?”

  雷狮:“有。”

  安迷修:“呜呜呜呜……”

  雷狮想收回前言,他还是无法处惊不变,他还是想和安迷修分手并立刻马上踹死他。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带他离开,免得他再丢人现眼——连累自己一起丢人现眼。

  等他们顺利离开餐饮区,安迷修已经醉成了烂泥,挂在雷狮身上打酒嗝。但是安迷修不愧是安迷修,眼看着醉得长椅都看成羊驼了,他还在坚持不懈地絮叨。

  “恶党,其实我……嗝,超紧张啊,嗝……我没谈过恋爱……”

  没谈过你表现得那么熟练?

  “我,嗝,就是……都是从网上搜的……哈哈哈嗝——”

  ……行吧,还真不能太高看这家伙。

  安迷修自己嘀咕了两句,又在裤兜里掏啊掏,掏出一个小小的钥匙扣放到雷狮手心里:“给你!”

  雷狮看着那个小玩意儿:“这什么?”

  “扒拉熊……啊……白色的扒拉熊额头上长着星星……嗝,很像你吧……!”

  老实说,更像我的帽子。雷狮想。

  “雷狮……我觉得我挺喜欢你的……”安迷修倒在长椅上自言自语,“其实吧,嗝,你真的很烦,说话做事……没有计划……又没有正义感……嗝,怎么看都像个反派,唉……”

  “但是,嗝我觉,得……跟你吵架斗嘴……还挺有意思的……”

  雷狮不是最好的,也可能不是最适合他的,但是喜欢这种事谁说的清呢。在别人面前他是大赛第五安迷修,绅士又和善。只有雷狮只当他是安迷修,知道他根本虽然不喜欢主动挑事却不怕事,知道他有很多时候脑筋都转不过弯来,跟雷狮在一起让他很自由。

  喜欢大抵如此了,想一直呆待在一起,就是喜欢吧。

  那天看见雷狮湿漉漉的眼睫毛轻轻震颤,安迷修意识到,像他们这样参加凹凸大赛,生命如飞蛾般稍纵即逝的人,放纵一下也是完全可以的吧?

  如果可以的话,很想跟他一起活下去……

  “雷狮,你喜欢我吗……?”

  没人理他。

  安迷修捂着脸,头晕呼呼的。他觉得雷狮一定是走了,这个家伙绝对把他丢在路边不管了。

  啊啊,今天的约会一定搞砸了!

  “少矫情了。”雷狮一巴掌拍在他脸上,“你不觉得这样很ooc吗。”

  安迷修:“……”

  “但是呢。”他凑过来,脸上露出招牌性笑容,“遇到机会就要上,是雷狮海盗团的……”

  剩下的话,消失在唇齿之间。

  唉,就这样吧,就这样吧,算他倒霉。

  雷狮想。








  ————END————

 

 

 
 
 
 

 
 

评论(21)
热度(602)

© 想见月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