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快乐嘉了解一下

【瑞嘉】嘉德罗斯要和格瑞结婚(上)

  *瑞×嘉。不逆。


  *设定【凹凸大赛只是个普通大赛,大家不用你死我活,输了的人可以回家,不想参加了也允许中途退赛】。


  *文风低俗预警。写文真的好难,我废了,我向苍天认输。以及本文禁止转载!!


  *剧烈ooc!!!!!!!!!推荐bgm:明日、仆は君に会いに行く


 

 

 

 

 

 

  嘉德罗斯,性别男,今年九岁,即将迈入两位数的大关。


  在这个当口,他心中盘算着不为人知的一件棘手之事——这事可大可小,也不是说他嘉德罗斯做不好,或者事情有多难办,此事从他参加凹凸大赛开始至今都没有办好的原因只有一个。


  就是另一位当事人,格瑞。


  格瑞,年长他八岁,但排名在他嘉德罗斯之下。除了面瘫话少嘴毒腹黑眼睛没高光看人用鼻孔将近成年还吃奶有个废物发小这些缺点之外,整体算得上是位优秀选手。打个比方,在其他蠢如猪的参赛者中,格瑞是只亮眼的进口种猪,品种优良,外形美观,身体健康,叫声洪亮,尚可一观。


  他优秀是一回事,难搞也是一回事,且这两件事情并无违和感地共存在他身上,好比巧克力蛋糕上磕了个臭鸡蛋,你无法否认巧克力蛋糕的美味,但是你张嘴想吃时,会被臭鸡蛋熏吐。


  嘉德罗斯头疼,他抱着大罗神通棍坐赤焰山上吹冷风,像个成年男子一样试图思考,脸上的皱纹把小星星贴纸都夹变形了。


  该怎样吃下格瑞这块打了臭鸡蛋的蛋糕?这是个难题。


 

 

 

 

  可能没几个人知道,圣空星给嘉德罗斯编的系统里有项名为【初次见面测评全家祖宗八代前后五百年及本人综合实力及可欺压程度】的测评软件,简称【测评软件】。


  这款软件会自发启动,扫描每一个他看到的人,并给出【渣渣】、【渣渣中的渣渣】、【比渣渣还要渣渣一点】、【渣得我都不想扫描了】等评价,偶尔会有【不是很渣】、【似乎是渣渣头】、【会放电的渣渣】、【会放电的渣渣的伴侣】。对待前者,嘉德罗斯没有看第二眼的兴趣,对待后者,他不看第三眼。


  当他以为这款高冷矜持的软件不会给出更高评价时,格瑞出现了。


  彼时他百无聊赖,心情烦躁,软件搞得他完全没有和其他人交手的欲望,挑事者大多被雷德和蒙特祖玛扼杀在距他几十步之外的地方,偶有漏网之鱼,也走不到他面前十步就被一棍子捅回老家了。


  那是个普通到语言匮乏的午后,雷德正在和某个渣渣交手,蒙特祖玛则站到他旁边贴心地掏出太阳椅。嘉德罗斯从善如流地坐下晒太阳,他摊平了躺,像个黄澄澄的荷包蛋。


  “哎——”雷德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嘉德罗斯眼也没睁,他觉得自己快睡着了,那个渣渣叫得还挺有节奏感,怕是个数学老师来的。


  “力气没控制住,打飞了。”雷德嘿嘿笑着怂了怂肩,露出一口小白牙,“老大你继续睡我去把他提溜回——”


  他还没说完,渣渣就自己回来了。他啊啊啊啊啊啊地飞回来,360°回旋,空中托马斯全旋,头朝下栽倒在了嘉德罗斯脚边。


  “这是挑衅!什么人!!”蒙特祖玛怒了,她抽出羽蛇,挡在嘉德罗斯前面,“出来!!”


  雷德饶有兴趣地研究那位不幸的参赛者:“老大,他脸上有脚印哎,是被人踢回来的。”


  “有点意思。”嘉德罗斯说,“听动静你把他甩得很远吧,这么快就能给你踢回来,位置还这么准确......有点意思。”


  正巧,他们说完这几句话,格瑞就出现了。


  看到格瑞的一瞬间,嘉德罗斯的测评软件骤然哔哔两声,在他脑内娇羞无比地说:【恭喜,此男子与您八字相合,实力对等,性格互补,正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万万不可错过!】说着噼里啪啦放起了礼花。一时间他脑内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格瑞柔情万种地冲他笑,背景是千万个粉红泡泡,和系统p的一张他们的结婚照。


  嘉德罗斯一掌拍碎太阳椅,然后摔到了地上。


 

 

 

 

  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嘉德罗斯觉得心态爆炸,他想抓住格瑞将他暴打一顿,但是后者脚底抹油溜得飞快,眨眼就没了人影。


  气急了的嘉德罗斯当晚打了个视频电话回圣空星。


  “喂,谁啊?”


  “臭老头,你给我装的什么破软件,居然告诉我一个渣渣和我是天作之合!你脑子里装的全是渣渣吗!!你们是怎么设计的软件,想死吗!!”嘉德罗斯破口大骂。


  圣空星的王果然不愧是王,挨了顿怒骂外加威胁,仍然沉着,他很有威严地说:“嘉德罗斯,不管面对什么情况,都要维持强者应有的风度,否则你和渣渣又有何不同呢?”


  “我呸!你这个渣渣!!”嘉德罗斯说。


  “好吧,好吧。”王扶额,“我一下子忘了你的人物设定,你怎么可能听话呢。这么说吧,嘉德罗斯,你是我的继承人,是我们圣空星全力打造的完美武器,可以说你根本和人类一般无二。”


  “然后呢?”嘉德罗斯不耐烦。


  “什么然后,你总得有个继承人吧!不然我们圣空星可怎么办?!”不愧是嘉德罗斯的原型,王也是憋了半天没憋住就爆炸的类型。


  “你们再造一个不行吗?”


  “造你耗费了圣空星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几百年内我们再造不出第二个了。”闻言,嘉德罗斯不说话了,他摩挲着圆圆的下巴,眯起了眼,似乎在思考这话的可信性。


  “但是。”想到什么,嘉德罗斯说,“格瑞看起来不像会生小孩啊?”


  “什么,谁是格瑞?”


  “测评软件说和我天作之合的人。”


  “男的?????”


  嘉德罗斯和王陷入沉默。


  “叫软件研发部那群渣渣过来!!”王怒吼着,挂断了电话。


  结束了和王的通话,蒙特祖玛又进来了,她举着本《凹凸童话》,脸上是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其实露得七七八八的兴奋。她说:“嘉德罗斯大人,是不是失眠,我给您念睡前故事吧。”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发现了属下不为人知的一面。


  但是他嗯了一声,对蒙特祖玛说:“你对于格瑞这个人知道多少?”


  蒙特祖玛说:“目前为止的预选赛第二名,积分排行在您之下。”


  “没了?”


  蒙特祖玛努力想了想,局促道:“嘉德罗斯大人,我明天就去收集情报。”


  “不用了,我亲自去。”嘉德罗斯决定自己寻找答案。既然软件说他们两个般配,他就要去看看这个渣渣到底有什么可取之处,希望这个叫格瑞的人不要太名不副实。


  他是圣空星研发出来最接近“神”的存在,如不能证明自己的强大,便没甚存在意义,这是他存在于世的根基,也是唯一目标。


  如果说这世上真有人能站他嘉德罗斯身旁,那么首先他不能手无缚鸡之力。所以第二天在凹凸大厅看见格瑞时,嘉德罗斯抡起大罗神通棒向其后背砸去。


  “铛!”烈斩准确无误地挡住大罗神通棍,格瑞的反应速度很快,他略一使力就格挡开了嘉德罗斯的攻势,手腕转动间借力打力向后退开,然后抬起头来看他:“嘉德罗斯。”


  竟是认识他的。


  “能接下我这一击,不错嘛格瑞,虽然我没有用全力,但是你也没有吧。”嘉德罗斯语气里渐渐带上了兴奋的意味,他有种预感,格瑞绝不是绣花架子,预赛第二确实够资格与他一战。


  “你找我有什么事?”格瑞将烈斩扛起来,那姿势大概是“我不准备打架了,没事你就走吧”。


  嘉德罗斯哼道:“也没什么,只是看看大赛第二实力如何。这场大赛不入流的渣渣太多,没一个能打的。”


  格瑞顿了一下,果然淡淡地说:“我不接受这种无聊的挑战,也不想和你比试,嘉德罗斯,你我不应该在这种时候争斗,白白给了别人当渔翁的机会。”


  “哦,当渔翁?”嘉德罗斯反而得意地笑起来,他大声道,“那不是很有意思吗?只要他们敢,我就让他们知道当渔翁的下场!”


  皱了皱眉,格瑞首次感受到大赛第一的难缠,尽管这种难缠他后来应付了很多年,此刻却是有点头疼。恍惚中甚至觉得自己在面对某发小,虽然两人性格完全不像,但是心理年龄恐怕差不离——完全不能讲道理,只能软着哄。


  嘉德罗斯不知道格瑞在想什么,他也不在乎,他只想和格瑞痛快一战。凹凸大厅里其他人在他眼里早变成了长相复制粘贴般的纸片人——挥舞着大罗神通棍,嘉德罗斯再次扑了上去。


  两人当然惊天动地乱七八糟地过了几招。格瑞挥舞烈斩,既不轻松也不吃力地挡着攻击,连表情都秉持得相当冷静。打得嘉德罗斯咬牙切齿,在他看来这差不多是侮辱了,如果交手就应该用全力,这种敷衍实在令人火大。


  这不对啊?和我门当户对的人不应该乐意陪我打架吗?怎么回事?


  格瑞再次躲过他的攻击,皱着眉说:“嘉德罗斯,别打了!”


  “那就陪我痛快打一场啊!”嘉德罗斯掷出大罗神通棍,冷笑道,“你不会是怕了我吧,格瑞!”


  【肆意妄为】。


  格瑞用烈斩挑开来势汹汹的大罗神通棍,脚上使力,一个冲刺闪到他面前,手中大剑朝嘉德罗斯面上砍去,后者握紧反弹回来的大罗神通棍并不示弱地抵击回去,无奈格瑞占有先手优势,他直被格瑞推到了墙边。


  “这才对啊,格瑞!”嘉德罗斯哈哈大笑,“强者就不该掩饰自己!叫蝼蚁统统拜倒在脚下有什么不对?这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实力至上!”


  格瑞冷冷地看他,旖旎又绚烂的深紫瞳孔里愣是一点儿触动也没有:“嘉德罗斯,你太幼稚了。”他说话时逼近嘉德罗斯,看得出来这人骨子里是强势且有掌控欲的,欲要直叩别人的灵魂。且他个子高,自上而下俯视着嘉德罗斯,配上那张性冷淡似的脸,真让人觉得他呼口气都是冰的。


  站在蒙特祖玛旁边的雷德突然发出骨折般剧烈的惨叫。


  羽蛇下一秒就斩了过来,蒙特祖玛咬着牙喊:“放开嘉德罗斯大人!”


  嘉德罗斯有点懵,你这样喊好像是我落了下风似的?我正准备给他一脚呢。但是一个好的老大从不拂下属面子,他冷哼一声:“格瑞。下次我绝不会放过你。”


  格瑞给他的回答是个后脑勺。


  他们二人初次见面是这样了,嘉德罗斯回忆起来觉得自己表现得还算不错,他很骄傲,认为自己很有强者风范,至少应该给格瑞留下了个不可轻视的印象吧。格瑞......格瑞回想起来,只觉得不如当初陪他打了,最好直接输给他,免得后来天天应付小孩。


  但是这种想法每到看见嘉德罗斯穿着情侣睡衣躺在床上等他睡觉时,便烟消云散了。算了,照顾小孩也没什么,三年起步,多多益善。何况不是他,又是谁呢?谁也不行,不配。


  晚上王打电话过来了。


  王:“这周末你跟丹尼尔请个假,回圣空星检查一下。”


  嘉德罗斯穿着蒙特祖玛准备的小熊睡衣,喝着蒙特祖玛准备的消化酸奶,在沙发里窝成一团,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不。”


  王:“你又怎么了?”


  嘉德罗斯说:“格瑞还行啊,比别人耐打。”


  王说:“他是个男的!”


  嘉德罗斯:“你努把力,自己再生一个!”


  王:“我他——”


  嘉德罗斯挂断电话,打给丹尼尔。


  那头很快通了:“嘉德罗斯,没想到居然是你打电话给我,真罕见,有什么事吗?”


  “参赛选手能中途回老家结婚吗?”


  丹尼尔:“.....”


“能不能啊?”


“大赛规定没有说不能......”


  那就是行了!嘉德罗斯挂断电话,想着这是件板上钉钉的事儿了,等他娶了格瑞,一定要他天天陪自己打架。


  他越想越开心,在沙发上跳了几下,不知道想到什么又哈哈大笑,叫了蒙特祖玛进来,开口就问:“你说我给格瑞几颗小行星做聘礼?格瑞穿婚纱一定很有意思哈哈哈哈哈!!”


  蒙特祖玛面无表情地出去,门外传来雷德肾疼般的惨叫。


  嘉德罗斯想得很清楚,而且想法很嘉德罗斯。他觉得虽然没一个人同意他跟格瑞结婚,但是格瑞已经算半个圣空星人了,因为他同意啊,别人的意见算个屁,他就是很中意格瑞,结婚以后能随时切磋不好吗?


  格瑞也想得很随便,他觉得自己能避开嘉德罗斯。


  但是时间给了他们两人各一巴掌。清脆响亮的那种。









  ------------

  下半部分是格瑞视角。


评论(33)
热度(1573)

© 想见月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