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快乐嘉了解一下

【瑞嘉】嘉德罗斯要和格瑞结婚(中)

  *瑞×嘉。不逆!


  *设定【凹凸大赛只是个普通大赛,大家不用你死我活,输了的人可以回家,不想参加了也允许中途退赛】


  *文风低俗预警前篇走这里     本文禁止转载!!


  *剧烈ooc!!!!!!!!!


 

 

 

 

 

 

 

  格瑞看着雷德和蒙特祖玛暴揍某参赛者。


  二人下手之利索令人咂舌,尤其是蒙特祖玛的表情,已可止小儿夜啼,不知道她心中有多少怨恨。他想。总觉得上次见她还不是这样。


  正想着,两人首领、凹凸大赛中最危险的菠萝精靠在他旁边,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脸鼓着,像个水煎包:“这种水平还敢偷袭格瑞,找死。”


  “......”格瑞没说话。


  “这些虫子根本不配和你交手。”嘉德罗斯不高兴地说,“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格瑞,让这种人挑衅上门,算什么第二。”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认真生气的侧脸,内心叹了口气。


  他低估了嘉德罗斯的难缠程度。这段时间,后者已经练就了人山人海中一眼揪出他的火眼金睛,紧接着是上天入地躲闪不及的约战,现在整个凹凸大赛都知道格瑞是嘉德罗斯看上眼的高手了。本来大家只知他是预赛第二,没几个人清楚他的长相,但是现在一看嘉德罗斯盯着谁打——哦,这人格瑞,错不了。


  雾里看花,终隔一层。殊不知,嘉德罗斯虽追着格瑞打,但除打架这事儿之外似乎并不把他当个外人,公正地说,还是很“嘉德罗斯式对人好”的。比如往格瑞裤兜里放他自己觉得好吃的零食什么的。


  雷德打着哈哈走上来:“老大,现在中午了,我们吃午饭吧。”


  嘉德罗斯嗯了一声。


  四人一起吃午饭这主意是出自嘉德罗斯之手。格瑞原本就习惯了独来独往,饭当然也是自己吃,因此面对雷德的邀请他选择了拒绝。于是嘉德罗斯又跟他闹了一顿,跳脚三天,整个凹凸大赛被他搞得鸡犬不宁。


  丹尼尔打出“参赛者没有违反大赛规定”的理由并不管。那些参赛者便几乎是用怨恨哀求的眼神看他——求求您别来个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您老管管他吧!


  管吧!没办法,午饭一天天吃,偶尔还吃晚饭。格瑞发觉自己脱离了家乡,没脱离哄小孩的命运。


  格瑞独自坐在岩石上喝牛奶。雷德此刻已经滩成一片,靠在蒙特祖玛肩上笑,表面看着,真是丁点儿防备也没有。蒙特祖玛是没给格瑞好脸色的,手中紧攥着羽蛇。双方看似一派和谐地坐着,实则泾渭分明,楚河汉界。


  嘉德罗斯啃着汉堡,觉得不对,这不是他要的效果。此刻,该他这个强者来控制气氛了。


  于是他坦然地走到格瑞旁边坐下,学着雷德把头靠在格瑞肩上。四个人像太极八卦阵般对坐。


  格瑞拿牛奶的手纹丝不动。


  他是很想离开的,但是嘉德罗斯一百三十斤的体重压在肩上不能当做没有。其实,不说体重,一般人不会用这么亲密的姿势靠着别人,再用大罗神通棍指着人家脖子的吧。如果他说:嘉德罗斯,起来。那么这顿午饭谁也别想吃完。


  所以他面不改色地喝奶,决定吃了午饭就离开。远离这三个麻烦综合体。


  但此刻嘉德罗斯说话了,他开口就说:“格瑞,吃了饭我们打一架。”


  “不,我有事要做。”


  “你有什么事啊?”


  “和你无关,别跟着我。”


  “哼,你管不了我!”


  雷德怪笑着打量他们,拍了拍蒙特祖玛僵硬的肩膀,凑过来说:“格瑞,我最近发现了一样好玩的东西。”


  格瑞说:“我没有兴趣。”


  嘉德罗斯不高兴道:“什么东西,拿来看看!”


  雷德他不知从哪掏出本书,却不递给嘉德罗斯,只是那么灵巧地一闪,就把这本小小的书装进了格瑞裤兜,和嘉德罗斯给的那些糖豆棒棒糖作伴去了。他给了书,才笑嘻嘻地说:“记得回去再看哦!”


  嘉德罗斯拧着眉瞅他,又看格瑞,冷哼一声就扭过头去了。


  过了几秒,又回转身来从格瑞另一个兜里摸出块巧克力,满脸不高兴地吃了。

 


 

 

  格瑞觉得,嘉德罗斯干这些事,应当是出于强者之间的惺惺相惜。


  坦白地讲,嘉德罗斯除了无理取闹嗓门大爱吃垃圾食品脾气暴挑食傲慢不听人说话脸圆个子矮等缺点以外,算是个很标准、很规范、很教科书式的大赛第一。格瑞坐在寒冰湖边想。


  其实他第一次见到嘉德罗斯,是在凹凸大厅。后者身高刚到他肩膀,性格倒凶得很,扛着大罗神通棍,谁挡他路就踢飞谁。领取原力武装的格瑞只是远远看到金色的发尖,便收回了视线,只觉得凹凸大赛真是个水很深的地方,这个叫嘉德罗斯的人恐怕有不符合其年龄的实力。后来交手,果然如此。


  只是性格上的判断出了些纰漏。


  他自小便觉得强者不应只是身体、力量方面的强大,内心的修行说不得更重要,人生下来免不了有各种各样私心杂念,真正的强者该学会克己抑欲。一旦明确目标,便头也不回地去,哪怕粉身碎骨也没有如何可怕。


 嘉德罗斯呢?


  他真是不符合这些要求。从衣着到言行,都自我又耀眼,像世间独一轮的太阳,尽管与旁的不同,却不屑于躲藏,呈现自己,开心,不开心,不屑,欣赏,全表露出来,任你不喜欢,他嘉德罗斯也不会改那么一丁点,你若对他有意见——他也不在乎你的意见。


  格瑞自己不喜欢麻烦,不喜欢被人拖了后腿,说到底也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他明白自己有那个不靠团队也能名列前茅的实力,便不屑费心去和别人磨合,不向他人索求,更不必回报他人,说好听了是理智,但终究用孤傲一词来形容更准确。


  说到底,这一点,他和嘉德罗斯才不谋而合。


  格瑞叹了口气,深觉出些憾味,如果嘉德罗斯有那个自律意识,不要像个疯子,他们或许能成为朋友。


  想到这里,他记起了雷德给的书,掏出来,只见封面写着《凹凸时代之瑞嘉时代》。


  【“格瑞......”嘉德罗斯不禁红了脸庞,小脸红似山楂,那双金黄色好似炒鸡蛋一般的双眸里此刻只倒映出面前俊秀的男子。


  男子有着冷峭的五官,迷人又深邃,紫罗兰样的眼睛里柔得几乎要淌出双氧水来:“嘉德罗斯......我爱你。”


  嘉德罗斯如遭雷击,他瘦弱的身体只轻轻一晃,便弱柳扶风地倒在了格瑞怀里——竟是喜极而泣,眼泪落在地上,变成海碗那么大五颜六色的珍珠。


  格瑞,你可知我等这句话等了多少年?


  但是.....


  我不后悔喜欢你。


  嘉德罗斯朝着爱人,缓缓露出苦尽甘来的笑容。】


  他沉默一会儿。


  把书扔进了寒冰湖。


 

 

 

 

  大赛第二隔天早上到了火焰山,一烈斩劈了大门,进了大赛第一的门。


 嘉德罗斯睡眼朦胧:“格瑞?”


  格瑞:“嗯。”


  “你来找我打架吗.....”嘉德罗斯睡眼朦胧地打了个哈欠,“我再睡五分钟,就五分钟......然后就约架......”


  但是不行,格瑞把他从被子里刨出来,拎到凳子上让他坐着,然后蹲下问他:“嘉德罗斯,你喜欢我吗?”


  嘉德罗斯瞬间醒了。一睁眼,再闭上,看见还是格瑞那张性冷淡似的脸。


  如此这般,前因后果,跟他交代了一遍。


  格瑞蹲着听完,又问:“那你要和我结婚吗?”


  这次嘉德罗斯跳下凳子了,他说:“对!”


  格瑞眯起眼打量他,慢慢地说:“嘉德罗斯,如果你能按照我的标准达到一百分,我们就结婚。”


  嘉德罗斯赤着脚站着,不甘示弱地盯着他:“那我也给你一百分,格瑞,如果你一分也没扣,我们就结婚。”


  格瑞点头。


  此时正在目瞪口呆看着的雷德和蒙特祖玛不知道,今天大赛第二摸进了大赛第一的门,后来的很长时间他们都在预防大赛第二摸上大赛第一的床,和大腿。


  有关扣分加分,格瑞和嘉德罗斯进行了激烈——嘉德罗斯单方面激烈——的讨论,格瑞提出一天不烦他打架算一分,嘉德罗斯内心想那我和你结婚干什么,遂选择拒绝,提出一天不和他过招就扣一分。


  最终两人达成协议,最多十天切磋一番。


  后来嘉德罗斯又提出格瑞每喝一次牛奶就扣他十分,直接被格瑞“禁架”两次。


  大赛一二名进行的评分比赛不为人知,内地里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格瑞!”嘉德罗斯扛着大罗神通棍得意洋洋地说,“我三天没吃巧克力,加十分吧!”


  “不行。”格瑞说,“三分。”


  “小气。”嘉德罗斯内心努力计算,“那你得和我打架,不然我就扣你一分。”


  “可以。”他想了想,算了算时间,便把烈斩握在手上说,“去那边打,这里人太多,太麻烦了。”


  嘉德罗斯兴高采烈地跟着去了,边走,他那种洋溢着真心喜悦与极致快乐,仿若丰收老农一样喜庆的声音飘进了雷德和蒙特祖玛的耳朵里:“哎格瑞你今天捏我脸吗,今天捏要加两分——”


  雷德抱着头蹲在地上拔草玩,不敢直视蒙特祖玛。


  他心里苦哇,本来只是给格瑞一个暗示,没想到格瑞就是格瑞,干什么事都是快刀斩乱麻,这么草率就决定结婚。不过格瑞就算了,怎么自家老大也跟着搞什么一百分,是他雷德落伍了还是时代在变化?亦或是强者的脑回路根本就与众不同?


  说到底,还是小看了格瑞!还以为他是那种循序渐进的守旧派,结果是闪婚派?他咬牙切齿,觉得人类的外表真是具有欺骗性。


  他们也真是天生一对了,雷德想,除了性格不太对盘,这种异于常人的地方倒是对轨很成功嘛!但是最可气的是,他和蒙特祖玛还没有拉拉小手亲亲小嘴,这两位认识不满三个月的人就要步入婚姻殿堂了!


  那边嘉德罗斯并听不到手下的“肺腑之言”,他正在愉快地和格瑞过招。大罗神通棍一个横扫,旁边的树干应力而这,倒向格瑞那边,后者足尖点地跃起,在树干上踩下第二脚借力再跃,烈斩劈下的树枝被他一踢射向了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轻蔑一笑,用大罗神通棍挡开,此时烈斩已从上方砍来,他右手急转回来,用棍身挡住,说:“这点力度还不够,格瑞!使出力气来!”没得回答,烈斩刀身微微一旋,转出个雕胡萝卜花儿似的轻巧弧度,紧擦着大罗神通棍往下刺去。


  嘉德罗斯身子后仰,虽被逼退,却并不罢休地用大罗神通棍再从侧面拍了烈斩一记,格瑞的脸露出来,一双寒刀般的双眼看得他手痒痒,心中战意更甚。便大笑两声,又冲回去,此次变被动为主动,格瑞并不退避,手持烈斩迎上前来——


  他打得开心,完全忘了答应格瑞不尽全力,只技术切磋的事儿,手里原力涌动欲要催动大罗神通棍变大,又抬脚去踢格瑞。格瑞似乎轻笑了,又似乎没有,只在电光火石之间,脚踝被人抓住了,一拉一扯就挂到了格瑞腰上。


  嘉德罗斯:“???”


  有人说过,战场上高手过招,只要一秒局势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有没一秒嘉德罗斯不知道,但是天旋地转真有,该死的格瑞掰住他脚踝,一只手摸上他小肚子捏了捏,嘉德罗斯顿时想笑,卸了力,就被格瑞摁在草坪上了。


  “格瑞!”嘉德罗斯甩手踢脚,“你——”


  他看着格瑞走到旁边,拔起烈斩又走回来。


  “哼。”嘉德罗斯却不说了,转身要走。


  “等等,嘉德罗斯。”格瑞出声叫他。


  他喊道:“干嘛?”


  格瑞走过来,仔细地看着他,那双又凉薄又绚烂的眼睛上,自额头划了汗水下来。凑近了看,嘉德罗斯觉得格瑞长得是挺好看的......可他不知道怎么形容“好看”,就是觉得格瑞长得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看着有点晃眼。


  跟格瑞待得时间久了,他就越发觉得跟格瑞结婚也不错,长得不丢人,能打能吃,有什么不满意?


  但是紧接着格瑞朝他伸出手来,快速地在他脸上一划拉。


  “刚才战斗的时候就看见它被风吹得掀起来了。”格瑞说,“原来真的是贴上去的啊。”


  嘉德罗斯愣愣地看着他。


  然后他把贴纸给嘉德罗斯贴了回去。


 

 

 

 

  “地震啦!地震啦!”一屋子裁判球乱了阵脚,围在他旁边瑟瑟发抖。


  丹尼尔发自内心不希望这两个人再参加比赛了。他想,最好现在他们就回老家结婚,立刻,马上。两个一家暴就搞得全凹凸大赛都知道的家伙,他真不想管了。


  TNND。




  ——————

  一不小心爆字数了,下章就完!



评论(25)
热度(1318)

© 想见月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