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快乐嘉了解一下

【瑞嘉】嘉德罗斯要和格瑞结婚(下)

  *瑞×嘉。不逆!


  *设定【凹凸大赛只是个普通大赛,大家不用你死我活,输了的人可以回家,不想参加了也允许中途退赛】。


  *文风低俗预警。  上篇走这里    中篇走这里  本文禁止转载!!


  *极端剧烈宇宙级ooc!!!!!!还是写嘉德罗斯视角顺手可能我的心理年龄也只有九岁吧


 

 

 

  日子很快过去了。


  俗话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嘉德罗斯深以为然,他一向很会让自己开心,顺带让别人不开心。如果这个不开心的人是格瑞那更是堪称完美。


  虽然为了在格瑞那里取得48分,他牺牲了很多,比如长期和高热量食物天各一方什么的,但是这些不是他给格瑞找事儿的最主要原因。嘉德罗斯想,也不是因为他刮了自己的星星贴纸。想到这儿他有些不安地摁了摁新贴纸,并思索下次用马克笔画上去的可行性。


  从格瑞那里取得分数比想象中要难得多,比在凹凸大赛挣积分还难,因为格瑞不是那种你把他打一顿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的垃圾货色。跟他耍小聪明更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嘉德罗斯试过偷吃巧克力,但是第二天格瑞盯着他看了会儿,就一把捏住他的脸往两边拉开,凑上前闻了闻说:“嘉德罗斯,扣你两分没意见吧。”


  他是狗吗!而且捏脸加两分,偷吃巧克力扣两分,自己的分数应该不变啊!格瑞绝对小学没毕业!嘉德罗斯生气,他气得晚上踢了三回被子,回回梦见踹格瑞。


  相比较他磕磕绊绊地挣分,格瑞倒是表现很完美,该跟他打的架一场也不欠,叫嘉德罗斯想扣他分都没借口。


  谦虚使人进步,委屈和嫉妒使人智障。嘉德罗斯现在既委屈又嫉妒。


  他立刻决定叫自己的可靠智囊进来出谋划策,于是他喊:“雷德!”


  “来了来了老大。”可靠的智囊围着粉红围裙喜气洋洋地进来了。


  “......”嘉德罗斯顿了一下,“围裙不错。”


  “祖玛送的,好看吧。”雷德美滋滋地转了一圈,像个和闺蜜去高档服装区试穿小裙子的女子高中生。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又发现了属下不为人知的一面。


  但是没差。他说:“格瑞给我打分太抠了,你有什么好办法,最好能让他直接给我满分,顺便再给他找点膈应?”


  哦。雷德的脑子就飞快转动起来了,虽然他不是三个人里最能打的,但绝对是脑子最活跃的。


  很久之后嘉德罗斯才知道这个属下这时已经明白了那点儿他自己都不明白的小心思,只是此刻那种恍然大悟的表情没有在雷德脸上存留半秒。他只是用围裙擦了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在嘉德罗斯面前像模像样地思考了一会儿。


  然后他凑过来说:“老大,像格瑞这样的小白——呃,男人,书里对他的归类是傲娇,傲娇是什么意思,傲娇就是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他嘴里说不要,心里其实想要。”


  嘉德罗斯听着好像有那么点道理,就说:“继续。”


  “一般来说,傲娇的脸皮都很薄,他们说话习惯了拐弯抹角山路十八弯,是最不会招架直球的,如果——”


  “什么叫直球?”嘉德罗斯打断他。


  雷德笑了下:“就是说,对付格瑞这样的人,老大你应该——”他凑过去嘀咕了几句。


  嘉德罗斯听罢皱了皱眉:“你确定行?”


  雷德猛点头:“肯定信!书上是这么写的,成功率百分之百。”


  “好吧。”嘉德罗斯说,“我明天试试。”


  于是雷德带上门出去了,留下他的老大。


  当晚嘉德罗斯躺在床上,他高高兴兴地列了和格瑞结婚后准备一口气吃个爽的高热量零食,巧克力汉堡薯条可乐炸鸡蛋糕什么的都不能少。但是他没忘了格瑞,毕竟结婚后格瑞就是他嘉德罗斯的人了,他嘉德罗斯人品样貌家世样样好,当别人丈夫也会让人挑不出毛病的!于是他写上格瑞喜欢的牛奶,还有......嗯,格瑞除了牛奶还喜欢吃什么?或者说,他根本不挑食吧。


  但是这些小问题打扰不到嘉德罗斯明媚如二月春光的好心情,他当即大方地圈出一半零食,划了个箭头指到格瑞名字下面,这意思是把自己的分他。


  结了婚去哪里度蜜月好呢?嘉德罗斯又在纸上划拉,婚礼得在他们圣空星办,但是蜜月旅行可以去格瑞老家一趟——虽然格瑞不说,但是嘉德罗斯隐约猜到他很怀念那儿。


  去小王子星看看玫瑰花田?雷德好像说过那里不错。


  去雷王星抓只皮卡丘养?反正带回圣空星也是仆人负责,不需要他费心。


  嘉德罗斯列着要和格瑞做的事情,列了一长串,才打着呵欠在祖玛的催促下睡觉了。


  第二天见到格瑞,嘉德罗斯大摇大摆地走过去。


 “早饭吃了什么。”格瑞问他。


  “豆浆油条鸡蛋。”嘉德罗斯说,“你呢?”


  “粥。”


  “今天去哪?”


  “我回寒冰湖看着烈斩,前天打坏的还没修好。”格瑞说,“你的也没有修好吧。”


  “所以我留蒙特祖玛他们看着。”


  斜眼看见嘉德罗斯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巧克力吃,格瑞一把抓住他,把巧克力拿走:“你这个月吃的巧克力已经超标了。”


  嘉德罗斯大怒:“那你装着干什么!”


  格瑞从善如流地撕开包装,自己咬了一口。


  “格瑞!”大赛第一气得吱哇乱叫,可惜大赛第二并不理他。


  他们走在这片较为偏僻的无人区,聊着天散步,细碎的树叶踩在脚下,这种静谧的氛围还不错——如果忽略嘉德罗斯生气的碎碎念的话。


  “嘉德罗斯。”格瑞突然说。


  “干嘛?”走在前面的嘉德罗斯气鼓鼓回头看他。


  格瑞没有说话,伸手过去,嘉德罗斯条件反射地捂住小星星并抬眼瞪他——格瑞似乎微微勾起了唇角——然后从他头发上取下一片枫叶。


  嘉德罗斯只觉得格瑞的颜值瞬间往上飙了几个百分比。身上的特效比第一次见他时测评软件给加的那些还夸张。雷德说格瑞在女生中人气高果然不是在瞎扯,这可真是教科书式的小白脸!


  雷德!嘉德罗斯猛回神,从男色中找回了自我意识。


  于是一把拽住格瑞的衣领,嘉德罗斯抛出了雷德教他的直球。


  “格瑞,亲我一口。”


  格瑞脸上那个隐约的笑意消失了,气氛瞬间就降了下来。


  他凌厉且飞快地看了嘉德罗斯的嘴唇一眼,嘉德罗斯感觉到前者的呼吸骤然一紧,又一松。格瑞似乎在强迫自己放松。他想,雷德说得果然没错,格瑞受不了直球!


  他仰头看格瑞,威胁他:“亲不亲?”


  “......”格瑞掰开他的手,不咸不淡地说,“不。”


  不、不亲?


  嘉德罗斯遭受了九岁人生中所受到的最大打击。说真的,他没想过格瑞会拒绝。这么长时间的交往足够证明他嘉德罗斯很强大,和他格瑞很般配了吧?虽然性格不是很合得来,但是磨合一下,相处下来也算愉快,他不明白到底还缺什么。


  他拽住格瑞,咬牙切齿地喊:“你凭什么不亲我!”


  格瑞缓缓眯起了眼。他看着嘉德罗斯,问:“嘉德罗斯,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啊!”


  格瑞的语气变冷了:“你喜欢我哪里,说出来。”


  “你很强。”


  “嘉德罗斯。”他淡淡地说,“你回去吧。”


  格瑞说完就走了。


  他把烈斩握在手上。一次头也不回。


  嘉德罗斯心中的怒火无处发泄,他直劈倒了一大片树木,又砸塌了半座小山,才沉着脸回火焰山去了。


 

 

 

 

  蒙特祖玛很了解嘉德罗斯。


  她自己以学习“王之典范”的理由跟在嘉德罗斯身边,又不加掩饰对他的崇拜和关怀。蒙特祖玛密切关注着嘉德罗斯的一举一动,再加上后者对她种种举动的默许,可以说,整个凹凸大赛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嘉德罗斯了。


  自从那天和格瑞吵架回来,嘉德罗斯没有发火,只是说:“以后见到格瑞,还是给我打。”然后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从那以后嘉德罗斯恢复了常态,就是没有遇见格瑞的那种常态。他说话漫不经心,既不高兴也不会恼怒,更不在沙发上跳脚了。没有了格瑞的存在,他掩藏下去的、大赛第一应有的高傲和冷漠全都浮出水面了。 

                 

  她明白这点事实自己早该明白——嘉德罗斯是人造人这点事实。


  说难过太过夸张,又显得矫情,毕竟她从来都不喜欢格瑞。况且没有了格瑞,嘉德罗斯并没有一蹶不振,也没有大喜大悲,他把格瑞这个人删除数据一样地和自己的喜怒哀乐剥离开来,像毫不费力地将一个橘子果肉分离。


  也许对于嘉德罗斯来说,谁和谁都没有太大差别。她、雷德、格瑞、王,只是遇见的时间先后,造成的影响大小不同吧。


  这是嘉德罗斯,这就是王,这就是完美的人造之神。


 

 

 

 

  嘉德罗斯后来很久没遇见过格瑞。大赛第一和大赛第一变得人前人后表里如一,那点偷偷摸摸的交往好似没有存在过。蒙特祖玛和雷德也只字不提,四个人像以前那样各自过活。


  预赛即将结束的前几天,丹尼尔突然通知他去一趟凹凸大厅。


  他带着雷德和蒙特祖玛去了,却碰见了格瑞。


  后者只是扫了他一眼,便改了方向,向他来时的路退了回去。嘉德罗斯当然不会让他这么容易就走,他冷笑一声,随手挑起站在旁边的参赛者就朝格瑞扔了过去。


  “......嘉德罗斯。”格瑞排拍开那名参赛者,“这里不是战斗的地方。”恍惚间竟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


  虽然不能结婚,但是格瑞这个【对手】的身份仍然存在。嘉德罗斯对自己说。


  “如果不想让我杀光这群渣渣,就陪我玩玩吧,格瑞。”


  他们照常打架,围观的人只是怯怯看着,感叹着这两个人一如既往的不对盘。连格瑞也是那张看不出一点情绪变化的冷脸。


  他们两个交往这件事,待到凹凸大赛结束,就会彻底在各自的心里熄灭吧。


  “啊啊啊啊啊——”


  嘉德罗斯刚想嘲讽格瑞两句,突然听见一声惨叫,他往声源看去,蒙特祖玛和雷德就挡在了他面前,把那个飞过来的东西蚊子一样拍了下来。


  新的参赛者?这个时候来?嘉德罗斯皱着眉头打量那名戴着帽子,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狼狈少年。


  对自己实力这么自信?


  这时,他的测评软件骤然发出一声拉长了的、好像发生了重大火灾似的报警声。咬牙切齿的电子音几乎是嘶吼着跟他喊:【警报,警报!!!该男子与您的天作之合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其危险指数爆表,请尽快打死,以绝后患!!】说着给那个已经蹦哒起来的黄毛脸上贴了个【对方是渣渣,任您揉搓捏扁】的标签,并放起了“大刀进行曲”给他助威。


  格瑞伸手挡他发小脸的时候,背景音乐是“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嘉德罗斯:“......”


  那个黄毛小子却不知道大罗神通棍已经半悬在了他头上,且随时可能砸下来尻爆他。他叽叽喳喳地跟格瑞说话,兴高采烈的样子让人看了就讨厌,那种没脑子傻透了的劲儿一览无余,他还一直试图跟格瑞来个久别重逢的拥抱。


  那种高昂又响亮的少年高音,配合着测评系统的背景音乐在他脑海里横冲直撞,好像一百辆碰碰车在开party。嘉德罗斯的神经终于在背景音乐放到“小白菜地里黄”时嘎嘣一声,彻底断了。


  “吵死了,你这个渣渣!!!”


  “哎,渣、渣渣?”


  “嘉德罗斯!”


  “轰——————”


 

 

 

 

  时间回到现在。


  嘉德罗斯抱着大罗神通棍在火焰山上吹冷风,如果可以的话,他是想抽根烟的。


  格瑞这块打了臭鸡蛋的蛋糕,他不想吃了,反正这块蛋糕有猪吃,用不着他操心。他还是吃蛋糕炸鸡薯条喝可乐,叫格瑞被猪拱去吧。


  他觉得自己是得成熟一点,虽然被格瑞拒绝非常没有面子,但他并不能放在心上。和格瑞分手那天晚上他给王打了电话,言简意赅地说明自己要在预赛结束后回圣空星接受身体检查。毕竟铁一般的事实已经证明了测评软件确实存在问题,他和格瑞是天生一对?可笑。


  那张很长的清单也得马上撕掉扔了,失败的实验产物留着只会让自己膈应。


  膈应,现在想想这个词。当时他要雷德出一个既能加分又能膈应格瑞的办法,现在想来还是很管用的。如果格瑞亲了他,分就会加,虽然格瑞没有亲他,分也没加,但是到底他也成功膈应了他。


  但是看见格瑞的背影,他自己也莫名的很膈应。


  这招不好,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他当下决定叫蒙特祖玛拿了清单去买吃的,吃完了就把单子撕掉。于是他拍拍裤子起身,准备回去。


  转头就看见格瑞手插兜站在十步远的地方。


  “......”嘉德罗斯噎了一下,他条件反射觉得心虚,有股想偷看电视却被下班的老妈抓包的感觉。


  不对,这是我的领地啊?


  于是他哼了一声:“格瑞,你来干什么?”


  格瑞没说话,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那意思大概是“我真的拿你没有办法了”。


  他是真没办法了。


  嘉德罗斯很好,也很不好,他完美,也不完美,他什么都懂,也什么都不懂,很烦人,也很黏人,很难哄。


  也很可爱。


  嘉德罗斯这种性格很让人头疼,从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便有所领教。为所欲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只要是他自己坚持的事便一丁点也不会改,只觉得全世界只他自己是对的,他喜欢的是好的,他认定的是对的。


  但是他对人好,会把自己喜欢的这些东西拱手都送给你。


  他觉得自己的实力够强,便不许别人说自己的坏话,并告诉所有人只有他格瑞不算渣渣。好像小学生,喜欢一个人便只许那人和自己玩。诚挚又稚嫩的喜欢着,自己却不明白这叫什么。


  嘉德罗斯放在他裤兜里的糖果,他偶尔也会吃一颗,很腻,但很甜。


  可能他跟嘉德罗斯纠缠上后麻烦的事只会更多不会更少,要解决的事也会越来越多,但是俗话说得好,当你看上一个人的时候,他的缺点是漫天星星,优点却是空中明月。


  而且,有些东西,两个人里有一个人懂也行吧。


  于是他一把勾住嘉德罗斯的腰,把后者摁在怀里,又重新坐下,在嘉德罗斯开口骂人之前说:“结婚吧。”


  不清楚格瑞脑内已经过了几百字的嘉德罗斯当机了,他支吾了一会儿,想问我们不是分手了吗,又想问你不是和那个渣渣混在一起了吗,到头来只傻头傻脑吐出一句:“......啊?”


  格瑞却神乎其技地回答:“第一,我那天叫你回去,没说我们分手了。第二,金是我的发小,我们一起长大,感情很好,他人很单纯,只是看见我很开心,他是这样的性格。”


  “还有问题吗。”格瑞说。


  “......”嘉德罗斯稍微缓过神来了,他揪住格瑞的衣领就问,“那我的分呢?不用攒了?”


  格瑞蓝紫色的瞳孔注视着他,背后是火焰山流连蜿蜒的山顶,星空交相辉映着洒在格瑞银白色的头发上,那一丝风都微微吹动了夜里的云。


  格瑞腾出手来捏了捏他的脸,说:“两分。”


  同时一个凉凉的吻印在了他的小星星上。


  “五十分。”


  “恭喜你满分了,嘉德罗斯。”


  

  【END】









  ———————

  恭喜玩家【格瑞】攻略角色【嘉德罗斯】,获得成就【步入殿堂】!


评论(69)
热度(1780)

© 想见月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