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快乐嘉了解一下

【瑞嘉】格瑞他根本听不懂人话(二)

  *瑞嘉。不逆!

  *ooc预警。我这次也没有开玩笑。

  *本章劝退雷吹嘉吹瑞吹什么吹都劝我劝你们别追这个文了内含一丁点雷安雷。

  *上篇走这       个人瑞嘉文整理合集走这    禁止转载!!!

 


 

 

 

  此刻,现在,他左面是暖水壶,右面是墙壁,上面是天花板,下面是脚底板,对面是格瑞。


  雷狮从出生到现在,头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命运扼住了我的咽喉”,毫无疑问,命运不仅扼住了他的咽喉,还试图扇他两巴掌并骑在他头上下蛋打鸣。


  坦白说,他一直以为,在这道主语为“我”,宾语为“嘉德罗斯”的填空题中,格瑞就算不填“想打死”、“要教训”,至少也该是“很讨厌”,但是后者大笔一挥填上了“要追”,并把这个谓语甩他脸上,告诉他,这答案他只猜对了一个拼音。


  他想跳起来摔可乐,但是不行,他雷狮的人设是冷酷高傲,而不是活体表情包。


  尽管世界观经历了可谓盘古开天女娲炼石孙悟空大闹天宫那么大的动荡,身为表演系的门脸,雷狮还是生生抑制住了大庭广众之下喷出可乐和鲜血的冲动,风轻云淡地说:“没看出来你好这一口啊,格瑞,我以为你不会喜欢这种货色的。”


  格瑞闻言蹙眉,似乎并不同意他所采取的形容词。


  但是天地良心,只用“这种货色”来形容嘉德罗斯——雷狮个人觉得远远不够。因为身在数学系的格瑞不会知道,在新生入学短短三天,嘉德罗斯究竟是怎样从“初出茅庐”升级为“闻达于天下”的——比○点爽文的男主升级速度还快出八千个刘翔。


  众所周知,凹凸大学的住宿条件很好,学校为学生安排的是两人间,且是门对门那种,跟小区套房似的。


  这样的安排看似贴心又壕气,实为蕴含着校方不足为外人道也的辛酸和无奈。


  凹凸大学虽教师资源庞大、历史悠久、地位崇高,但是从建校以来就秉持了茹毛饮血的彪悍校风:学分至上,强者无敌。八个字概略了多少血雨腥风?这很难讲,但那时外界对其评价为“宁拆一座庙,不进凹凸门”、“只可远观,没命亵玩焉”、“不孝有三,上凹凸为大”。


  流言猛于虎,吓退无数学子。面临着年复一年“招生人数不足”的报告,代理校长丹尼尔几乎愁秃了头。


  有人提出,攘外必先安内,咱们得先把这群小祖宗收拾收拾,装也得叫他们装出个和谐友善相亲相爱的样子来。丹尼尔觉得是这么个理,遂改建宿舍。这宿舍改法甚为讲究,据说还配合了凹凸大学的风水地形及五行八卦。


  提出此想法的人说:两人同住,既可将人与人之间的摩擦降到最低,又能在扼杀单人居住引起精神分裂可能性的同时,让学生随时去对面串个门、斗个地主、吃吃火锅什么的,感受和同学相亲相爱的好处及温暖,岂不美哉?


  试用之下,果然不错。当时的学分第一走夜路被人套上麻袋打的次数明显减少了。


  丹尼尔虽不知道这些狗屁理由哪条生了效,或者苍天开了他的哪只眼,但此刻,想必再不用担心会在某日凌晨接到【某知名大学宿舍内部因学分失衡,导致矛盾过激互下砒霜,所有人一起升天】的消息了。


  然而快乐的日子总是那样短暂。在得知自己上司之一的儿子,刺头之王嘉德罗斯不仅来了凹凸大学,还花钱买了间宿舍自己住时,丹尼尔觉得自己这棵刚刚熬过寒冬的老树又迎来了料峭倒春寒。


  只有四个人见证的现场版是这样的。


  嘉德罗斯看着他正在打扫的舍友:“滚出去,渣渣。”


  舍友:“我凭什么??你——”


  他身后的红发男子笑着掏出张银行卡,在指尖搓得噼里啪啦响。


  舍友点头哈腰:“是、是,您要指定滚走的姿势吗?”


  人,可以在常规内与众不同。和兔子同睡一床的人会收获惊讶,和兔子结婚的人则会收获报纸头条。嘉德罗斯显然收获颇丰,历经此事,他的个人资料卖得比校花的电话号码还贵。


  但是格瑞是出了名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数学书。他不知道表演系学院内部被嘉德罗斯搞得鸡飞狗跳红红火火,这倒没什么,不如说挺正常。


  考虑到两院关系,雷狮知道这不是一件只说“帮不了,滚吧”就能解决的事。看看旁边举着手机等待他们打起来的学生,再看看格瑞,如果这句话出了口,恐怕这些吃瓜群众就得如愿以偿了。


  明天的校报头条会是“数学系与表演系终于撕破脸皮!两院领军人物于光天化日之下互相尻破对方头皮,打响了宣战的第一枪”。


  届时,他的学分会被丹尼尔扣到连裤衩子都买不起。


  突然,格瑞似乎回过神来了,他不咸不淡地说:“谢谢关心,我觉得还可以。”


  ......他在说什么屁话。他听不懂人话吗?不,他一定是在嘲讽我管得太多。雷狮内心冷笑,事情走到这步,他反而兴奋起来了,毕竟其骨子里就有股喜欢凑热闹搅混水的劲儿,没事也要搞点事出来大家一起热闹。


  被格瑞惊吓的措手不及退去后,他发现,现在这种进退维谷的状况正好可以利用,让这个安静太久的学校活跃起来。


  想到这里,他随手抛开可乐罐,哥俩好地就扒上了格瑞肩头:“追他?这是一件小事,格瑞,我不得不说你看上了一匹值得撕咬的好猎物。我们表演系向来和别系的小丑不同,看在你出众的眼光上,我很乐意帮你这个忙,至于我们两院的陈年旧仇,就让它过去吧。”


  他说话抑扬顿挫,颇有几分邪佞的味道。


  围观诸人被雷狮这段唱作俱佳的“表演”所震惊,纷纷感慨不愧是表演系扛把子学长,连格瑞的肩都说扒就扒,真的勇士,真的敬业。


  格瑞点了点头:“我会付给你相应的报酬,雷狮,我可没有打算欠你的人情。”


  “哦,是吗?本大爷倒是很期待。”雷狮随口接了一句,但他内心知道,格瑞能给的无非是几道今年的数学考卷题透——因为出众的学习能力,格瑞被破例参与每年期中期末的考卷编题。


  格瑞不动声色地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U盘递给他:“这是中文系安......”他只说一个字,便不再说了。


  于是雷狮的脸色就沉下来了。他盯着U盘,好像那是个倒计时只剩0.05秒的炸弹。


  “不要吗?”格瑞说。


  “不愧是学分第一。”雷狮变脸似地笑了,刚才那点阴沉没在他脸上存留两秒。他接过U盘,眯着眼睛直视格瑞,话说得斟酌又缓慢。


  这句话包涵了许多意思,但是两人都明白其中真正的意思。雷狮攥着掌心的U盘,觉得是时候重新估量这位独来独往为人低调的学院第一了。


  “叮铃铃——”


  “下课了。”格瑞站起来,“我们去三食堂找个地方吃饭,顺便好好谈谈吧,雷狮。”


  雷狮想问谈计划为什么要去食堂,但是看见格瑞那点莫名有深意的眼神,便点头答应。


  格瑞其实并不喜欢来食堂这种地方,原因不只是因为“人多”,主要是因为“口杂”。他坐在那里,能听到很多很多的声音,但是能听懂的却没有几句。食堂可以说是最能提醒他“你听不懂人话”的地方,没有之一。


  他今天来到这里的原因有且只有一个。


  “喂,你就是格瑞吧!”


  来了。


 

 

 

 

  自从新生报到那天遇见嘉德罗斯,格瑞好比冷藏十天后才见太阳的仙人掌——重获了生的希望。尽管能听懂人话的时间只有短短几分钟,与这个金发男孩的初遇还是造就了格瑞二十岁生命中情绪波动的巅峰。


  回到宿舍后,按下激动的心情,格瑞打开了嘉德罗斯的QQ空间打算进行简单的探索。然而其空间相册里只有高热量食品图片,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转载日志,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个人数据。格瑞只好略微翻了翻日志,然后他从全国各地芝士牛肉汉堡的品评看到巧克力泡芙的十种制作方法,觉得自己的厨艺能有不少长进。


  不.....不对!不要再研究什么泡芙的做法了。


  格瑞提醒自己清醒一些,眼下最要紧的事不是“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而是“查出嘉德罗斯身上到底有什么能治病的东西”。


  但是无论怎么看,他都只是一个有点幼稚十分嚣张心智很不成熟挑食极其严重的问题儿童啊,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他脸上的星星贴纸难道是魔法封印吗?


  由于过度研究嘉德罗斯,格瑞原本时刻紧绷的神经有了松懈,口诀的执行也有了漏洞。


  金:“格瑞格瑞,你看这个表格这样设计可以吗?”


  格瑞:“哼,可以的。”说完,他微笑着甩了甩头发,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


  金:“.....”


  格瑞:“......”


  金犹豫了一下,说:“额,少、少说多冷哼......少笑多皱眉,少咧嘴多插兜,时刻只......”


  格瑞:“好了,金,我没有失忆,不要背了。”


  这事儿得解决,迫在眉睫。


  或许,他需要更近距离地接近嘉德罗斯。


  某天,嘉德罗斯的个性签名突然改成了“听说凹凸大学是学分制才来到这里,没想到虫子这么多,真让人失望。”


  格瑞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经过三天两夜简单的思考,他决定追求嘉德罗斯。


  他就决定这么做,很是经过了一番缜密的思考。打着追求的旗号,所有人都不会怀疑他接近嘉德罗斯的真正动机,这无疑是堪称完美的幌子。


  找上和他有恩怨的表演系,选择表演系中的风云人物雷狮,被拍照发到学校论坛,前往嘉德罗斯最常去的食堂。


  过程尽在预料之中地水到渠成,自己这个鱼饵,也做得非常合格。


  现在鱼儿终于上钩了。

 

 

 

 


  人来人往的食堂,嘉德罗斯终于看见了凹凸大学现任学分第一。


  他长得高,且冷淡,站在油腻腻的桌子旁边简直帅得惨无人道,路过的小姑娘纷纷忍不住多看两眼。旁边有人议论,他却面不改色,仿佛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似的。


  看着就有两把刷子。嘉德罗斯稍微有了点兴趣。


  本来老家伙给他选择凹凸大学他是极度反对的,因为他并不想被父辈攥在手心里,要不是雷德说这所学校的学分制非常有趣,他早就把录取通知书丢进垃圾桶了。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鲜花配牛粪,一个优秀的制度居然叫渣渣使用!这些人全都只想着考试及格挣学分就够,整日混吃等死,根本没有几个人把目标放在更长远的市级比赛、全国比赛和荣誉证书上。


  这感觉好比他兴冲冲地埋下一棵种子,却发现其不但没有破土发芽,还被虫子蛀了个干净——真叫人失望又恶心。


  但是这个格瑞不太一样,他从大一入学至今,参加过的高等数学比赛不知几何,且成绩都非常不错。据说校内有破例在其毕业后直接收为老师的意思。


  这样优秀的人,才配跟他嘉德罗斯相比!


  “喂,你就是格瑞吧!”


  来了!优秀的格瑞同学浑身一麻,感觉到了那种熟悉又陌生的触电传遍全身。随着嘉德罗斯的走近,整个世界都清晰了起来!


  他又能听懂人话了!啊啊啊啊!


  他都能听懂旁边的人今晚打算吃黄焖鸡米饭不加辣啊!!


  “......”雷狮转过身来。


  “怎么了?”格瑞淡淡地说,同时用余光去使劲儿瞥嘉德罗斯。


  “没什么。”雷狮说,“总觉得好像看见你的表情扭曲了一下,可能是错觉。”

  

  说话间,嘉德罗斯已至跟前。

 

  “咱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嘉德罗斯。”雷狮说。

    

  嘉德罗斯看了他半分之一眼,马上就把目光转到了格瑞身上:“你就是这所大学的学分第一,数学系的格瑞吗?”    


  “是我。”


  “看着没有那么垃圾。”嘉德罗斯抬头看他,整个人像只叉着腰的小老虎,“喂,格瑞,跟我比试一场吧。”


  ——要是他不答应,我现在就踹他膝盖。


  太近了连心声都能听到是怎么回事啊!!这病难道更严重了吗?!但是太开心了!他在说人话!雷狮也在说!我全听得懂!!


  啊!!!!!!!!快乐!!!!


  格瑞僵着脸说:“我今天不想比。”然后迅速后退一步。


  嘉德罗斯瞪大了眼睛看他,好似没预料到自己的意图被发现了。于是不高兴地站在那里,板着脸瞪向格瑞,脸上的星星贴纸被风吹得摇摇欲坠。


  三个人站在食堂大厅,犹如三国鼎立,路过的学生纷纷避开,那场景看起来跟摩西分海似的。


  正在这剑拔弩张之时,雷狮收到格瑞的眼色,忍辱负重地上前一步履行他媒婆的义务:“还是先吃饭吧格瑞,站在这里妨碍其他同学,说不准会被扣分。”


  “嗯。”格瑞说,“你也来吧。”


  这个“你”指的当然是嘉德罗斯。他冷笑一声:“和我比吃饭吗?好啊格瑞,我接受你的挑战。”


  雷狮快要忍不住翻白眼了,他觉得格瑞对嘉德罗斯这点心思快要暴露完了,前者压根一点掩饰的想法都没有。真没想到学分第一在恋爱方面如此白痴——你说他白痴吧,也不尽然,看他之前提议三食堂,恐怕是打听好了嘉德罗斯经常来这里,特地来撒网捕鱼的。


  打了饭坐到一起,三个人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有两个人在心怀鬼胎。餐盘里放的是米粒饭菜,吃下去就成了他们肚子里的花花肠子。


  只有嘉德罗斯在唏哩呼噜专心吃饭,他似乎真的决心和格瑞比赛吃饭,头低下去就没从饭里抬起来过。


  雷狮悠闲地吃着自己的饭,眼神在格瑞和嘉德罗斯之间打转。不得不说,他现在真心想帮格瑞追到嘉德罗斯了,这两个说起话来鸡同鸭讲的人若在一起,想必很有意思?


  “滴滴滴。”


  正这么想着,他的手机响了,打开来是一条短信,格瑞发的。


  【雷狮你去别桌吃。嘉德罗斯是狮子座,你是白羊座,网上说狮子座和白羊座特别般配。】


  ......


  刹那间酸甜苦辣咸一起涌上雷狮心头,差点给他气出后天性心脏病和人生的走马灯。他剧烈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不能因为杀人罪入狱。


  然后他摔盘就走。


  “他谁?”嘉德罗斯皱眉。


  “他叫雷狮,是你们表演系大三的学长。”


  “他怎么了。”


  “可能是鞋底太高,崴脚了。”


  “???”






  ————————————————————

  这玩意上中下真的能写完吗......发愁。咱们打个商量坑了行不行......

评论(96)
热度(2004)

© 想见月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