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快乐嘉了解一下

【瑞嘉】格瑞他根本听不懂人话(三)

  *瑞嘉。不逆!

  *ooc预警。

  *本章依然劝退各种吹。这次的雷安雷不算少

  *第一章    第二章    个人瑞嘉文整理合集  

  *另外本文禁止转载!!

 

 


 

 

  雷狮走了,他的背影像一只震怒的米老鼠。


  格瑞面不改色地收起手机,内心毫无愧疚遗憾和丁点歉意,直到他转头看见嘉德罗斯捞起了雷狮餐盘里那根没被动过的鸡腿。


  嘉德罗斯啊呜一口吞了那根鸡腿,只用牙齿一撕就叫它“骨肉分离”。他在格瑞表面冷漠内心震撼的注视下把骨头呸出来,口齿不清地嚼肉:“看什么?”


  说实话,没什么好吐槽的。嘉德罗斯的动作确实很粗暴,但吃相居然说得上可爱——这个词用在男人身上可以说是非常不恰当,非常毛骨悚然,但是嘉德罗斯能驾驭。所以说,人必须得长得好看,这样你生吞刺猬也是好看,别人没话黑你。


  因此他说:“没什么。”


  嘉德罗斯又扒了两口饭,抬起头来问他:“你怎么吃这么慢啊格瑞。”


  我有叫你等着我吗?格瑞不吭声。开玩笑,他得多享受一会儿这种VIP式体验。


  嘉德罗斯不会明白,他虽然坐在油不拉几的食堂,身后有那么几个虎视眈眈的女生,旁边甚至有正在抠脚的不知道哪个学院的老师,但是这一切都是不碍事的。他是坐在夏○夷的阳光下,坐在街边精致又复古的咖啡馆里,手捧着一杯温度适宜甜度恰好,还加了牛奶的蓝山。


  他如沐春风,他怡然自得,他听着人话。


  嘉德罗斯从裤兜里掏出湿巾,撕开,抽出一张擦了擦嘴。其面前的盘子已经空空荡荡,旁边雷狮盘子里的肉类也统统只剩骨头。他说:“格瑞,我不会真的跟你比吃饭,因为这是在欺负你。”


  哦,他想,只有你觉得我们在比这个。我没当真来着。然后他挑起了一筷子面前的西红柿鸡蛋面。


  “我知道你是凹凸大学最勤奋的学生,还是学分第一。”嘉德罗斯翘着腿念叨起来,“我很欣赏你,格瑞,优秀的人就应该时刻充实自己,不能颓废在寝室里,最后像渣渣一样一事无成!”


  他好像期待格瑞欢天喜地凑过来跟他说些“英雄所见略同”或者别的什么。嘉德罗斯看着格瑞,两只手状似轻松地去互掰指头玩。


  气氛沉寂了。


  嘉德罗斯干咳一声,想抬手去摁脸上的星星贴纸,手刚抬起来,便在半路上硬生生止住了这个暴露他内心情绪的动作,改为了双手环胸,正襟危坐。


  “......”得说点什么吧。格瑞想,不然嘉德罗斯看起来太尴尬了,他在等着我接话茬哎,他在桌子底下噔噔噔地跺脚啊。


  于是他说:“我向来只管好我自己。”


  好极了,这回答显然很合嘉德罗斯的意,他眼睛亮着,鼻尖都几乎翘起来:“没错,正是如此。强者就不该与垃圾为伍,只有和势均力敌的对手较量才能让人痛快,你说是不是,格瑞?”


  是,是是,但是我想先吃完我的西红柿鸡蛋面,它都要坨了。格瑞突然觉得单独和嘉德罗斯待在一起也许并不是个好主意,后者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来跟他反复探讨那套“强者论”,叽叽喳喳像只小麻雀。


  格瑞面色平静地喝了口面汤,正巧嘉德罗斯从凳子上站起来,他朝格瑞露出一个算得上欣慰的笑容:“我还会再来找你的,格瑞!”说着就朝出口走去。


  嗯......嗯?就走了?下次是什么时候!格瑞一惊,差点把筷子戳到额头。


  “等一下。”


  “怎么了,格瑞?”嘉德罗斯转过头来,皱起眉看他。


  格瑞大跨步走到他面前,高深莫测道:“嘉德罗斯,你很想和我比试吗?”


  “对啊。”他说。


  “明天我要去凹凸广场买英语教辅书。”格瑞说,“你也来吧。”


  他这么说,算准了嘉德罗斯会答应。在本校,表演系体育系这些艺术性质的学院拥有自主选择课程的权力,可以任意选修一门主课,他知道雷狮选修了数学,也知道嘉德罗斯选修了英语。且以嘉德罗斯争强好胜的性格,绝对会在大一上学期就报考英语四级。


  果不其然,嘉德罗斯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明天什么时候?”


  “早上七点,在这里见,顺便吃早饭。”


  “好。”嘉德罗斯一口应了,丝毫不知自己已被人套路了个底儿掉。他补充道,“和你比吃饭确实对你不公平,比写英语卷子的话,公平多了。”


  因为身高原因,格瑞甚至能看见他高兴起来,伸出舌头舔了舔虎牙。他想起新生缴费时第一次见嘉德罗斯,后者就喜欢用虎牙咬糖来着。


  还是......很有点可爱的。


  送走嘉德罗斯,格瑞继续回去吃面,顺便思考接下来的计划。


  雷狮已经没有什么太大利用价值了。起初找上他,也只是为了被拍照发上学校论坛,顺便把嘉德罗斯引到食堂,来一个顺理成章不会令其起疑的相识,现今目的已达,这枚旗子暂可搁置;然后,他已经顺利引起了嘉德罗斯的注意,并成功发出了更进一步的邀请,明天的广场之行将是关键,他得继续探索嘉德罗斯身上与众不同的地方。


  也许是心理作用吧,但是嘉德罗斯在身边待久了,他的病似乎有得到略微改善。此刻听着周围喧哗,也没以前那么难懂了。


  “那个......”怯懦娇柔,香风扑鼻,身穿粉色连衣裙的学妹走到他桌前,捏着手机说,“学长你好,请问能认识一下吗?我是大一中文系的......”


  “能,你好。我吃完了,再见。”


  学妹:“......”


 


 

 

 

  散步回到寝室,时间已至两点。格瑞打开门,迎面就扑来两只猫咪。


  “哎哎哎——冷流,热流,不要随便扑人。”屋里有人喊。


  格瑞面不改色地把两只直朝他脸扑来的猫统统接住,一胳膊夹住一个。两只猫偷袭失败,喵咪叫得震天响,在他腰间胡乱扑腾,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它们要被做成猫肉火锅了。


  格瑞用脚后跟带上门,轻车熟路地绕开地上的箱子,走进卧室。安迷修正满脸大汗地收拾东西,见格瑞进来,抱歉一笑:“谢谢学弟啊,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格瑞放下冷流热流,两只猫立刻扒上了他的裤腿,“举手之劳而已,学长太客气了。”


  这人叫安迷修,是为数不多很能和他聊得来的人之一,当然没达到嘉德罗斯那个连心声都能听见的程度。只是其为人耿直,说话并不像雷狮之流那样暗箭藏刀,故而格瑞解析起他的话来更轻松些。


  安迷修今年大四,已经开始了实习,只是他运气不太好,虽然找到工作,却没有合适的地方住,不是太远就是太吵,而凹凸大学的宿舍只提供给大三及以下学生。


  恰好格瑞的室友出国深造去了,他便顺手解了这位学长的燃眉之急。


  “哈哈,你太谦虚了格瑞。”安迷修又撕开一个箱子,在里面翻找起来,“如果不是你的收留,在下可就要流落街头了,到时候也就不能有时间去帮助深陷困境的小姐姐了。”

 

  格瑞不置可否,他掏出钥匙:“学长,我明天要出门,这钥匙你拿去配一把吧。傍晚左右我会回来,把钥匙放在宿管那里就可以。”

            

  安迷修接过钥匙,打趣道:“去约会啊?”     

 

  格瑞沉思了一下,他认为这个不能叫约会,但是是否应该告诉安迷修他在追求嘉德罗斯呢?


  就这么几秒的迟疑,安迷修已然肯定了自己的猜想。他锤了把格瑞的肩头,说:“行啊,真羡慕你,是哪个学院的漂亮小姐姐?”


  “表演系的。”但不是漂亮小姐姐,是一包神奇的雄性包治百病板蓝根。


  “明天约会,要不要学长帮你参谋参谋?”安迷修说,他看起来跃跃欲试,“你是第一次和小姐姐出门玩吧。”


  不等格瑞回答,安迷修已经一脚跨过箱子,随手抓起格瑞裤腿上的热流说:“我们假设冷流就是那个要和你约会的小姐姐,见面时你该对她说什么呢?”


  不,那是热流,你都认不出自己养了三年的猫吗。


  格瑞说:“.....先吃早饭吧。”


  “NONONO!”安迷修扶额,并随手拨了把自己的刘海,朝着手里的热流深情款款道,“你应该说,‘这位美丽的小姐,能在一日之晨看见你可爱的笑容,真令在下心情愉悦,但是女孩子不能不吃早饭,否则会伤害你娇美的容颜。来,我们去就餐吧’。”


  “......”格瑞把视线缓缓上移,他开始数风扇转了多少圈。


  说真的,他现在很庆幸嘉德罗斯是男生,还是个看起来很皮实也很能吃的男生——比较好养活。


  等等,他庆幸什么,又不是真的要追求嘉德罗斯,何必考虑以后养活他的事?


  嘉德罗斯包子一样鲜嫩的脸在他脑海里一晃而过。


  “你知道穿着有什么讲究吗?”安迷修说,顺手又把冷流拎起来,一脸严肃道,“学校的校服是不能穿的,这个是在下——呃不是,是在下一个朋友的亲身经历!老头背心和大裤衩子也绝对不行!”


  不,虽然我们有校服,但是事实上只有全校只有你会穿。老头背心和大裤衩子那种你导师的穿衣风格也只有你才会模仿。


  格瑞就觉得,安迷修虽然是中文系公认的系草,但是他单身,真不是没有理由的。


  现今大三大四甚至大二级都知道,中文系大四学长安迷修,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人物。这个说法不能算是在贬他,因为他完全不是个坏学生,甚至称得上是教科书式的优等生。


  严于律己,尊师重道,亲切温和,团结友爱,自信自强,勤奋向上。这些词写在老师给别人的年终评价上,那是在凑字数,出现在安迷修的年终评价上,那是发自肺腑,字字到位。


  他完全是按照老师们都喜欢的那种学生在长,比360安全卫士还贴心。


  本来这种学生是很受姑娘欢迎的,何况是在阴盛阳衰的中文系。但是,凡是和安迷修接触过的姑娘全部铩羽而归,直呼“辣神经”、“肯定是gay”。


  安迷修,一个只可远观,不可听其开口的恶心帅。


  这也罢了,最多人家情路坎坷些。安迷修本人虽然不免伤心,但是其实也很看得开,总是安慰自己“脱单了就无法照顾更多小姐姐了,这样也很好”。


  真正叫安迷修的名声打破中文系,扬名凹凸大学的契机,还得扯上小他一届的雷狮。彼时安迷修去车站迎接新生,和一个小姐姐交谈甚欢,他的心情是非常愉悦的——难得有人没嫌弃他。


  雷狮就上来了,扛着个行李箱,像董存瑞扛着炸药包。脸色还特别臭。


  他环视周围一圈,站到了穿着接人制服,看起来是学长的安迷修面前:“你起来。”


  安迷修皱眉,但还是好脾气地说:“学弟,你可以找别的地方坐。”


  “没地儿了,我晕车,要靠窗。”


  安迷修没话说了,他肯定不能叫小姐姐或者别的新生一路站回去啊,没办法,就把座位让给了这位“身体虚弱”的雷大爷,他自己站着。坐在雷狮旁边的小姐姐则完全被雷狮吸引,跟他搭了一路话,下车后跟雷狮合了个影就走了。


  尽管这枝差点发展起来的桃花不是被雷狮有意折断的,但安迷修的内心还是不可避免产生了怨怼,尤其是在他后来听说这个表演系学弟三天就要违反一次校规后。


  那次校运动会,中文系和表演系被分到四乘一百米接力。安迷修去体育室拿接力棒,就看见雷狮在那吸烟。


  他想了想,没有管,毕竟现在不是高中不允许抽烟,雷狮也不是中文系的。哪想雷狮看见他,就说:“唷,这不是‘最后的骑士’吗!”


  “......”他说,“你有何贵干?”


  “也没什么,就是感谢你大一开学那会儿还给我让座来着。”雷狮笑得邪佞,初成型的烟嗓听起来有几分成熟魅力,“真是富有骑士精神啊!”


  “每年都会遇到些不成器的玩意儿。”安迷修冷笑,“我已经习惯了,学弟不用放在心上。”


  “哈哈哈哈哈。”雷狮大笑起来,“说得好,安迷修,你真是勇气可嘉。”


  他踩灭烟头,用那双邪里邪气的眼睛看着安迷修:“希望你不是因为对我的无知才敢这样说话,安迷修,表演点有趣的东西给我看吧。”


  真是叫人火大。


  他知道雷狮不是什么好人,早听说他不仅会收保护费,还有那么几个跟他一样人渣的小弟,入学没几天就把一个惹到他的学生吓得抱病半月。尊敬师长更别提了,除了有权利扣他学分的丹尼尔校长,这个人蔑视任何老师。


  这次被雷狮盯上,不知道又有多少麻烦,只希望不要波及到无辜的人。


  思考着这些的安迷修一直沉着脸,直到站上跑道,发令枪响才回过神来。


  嗯???第三棒雷狮?!!他是第四棒??


  然后雷狮“wu——”一声从他旁边跑了过去,面不改色直奔终点。


  ......?!!


  安迷修嘶吼:“卧○雷狮你○妈站住!把接力棒给我你这个傻○!!”


  满操场人看着他俩像脱了缰的野驴一样在跑道上狂奔,最终雷狮被安迷修一脚踹倒,俩人扭打在终点线前。


  可谓一战扬名。


  从此安迷修和雷狮有了不共戴天之仇。


  虽然表演系和中文系的建交最后没受什么影响,但是那以后,只要有人在安迷修面前提起雷狮,都能看见他微笑不变,左眼瞬间写满“恶党”,右眼写满“呸”,还全是黑体一号字加粗。


  看着怀抱冷流和热流自我陶醉的安迷修,格瑞突然对后者泛起了那么一丝同情。他决定关怀下这个和雷狮斗智斗勇三年,以致于精神可能出现了点问题的学长:“安迷修学长,我刚进来的时候看见你好像在找东西,你在找什么?”


  “找我那个U盘啊,就昨天晚上我放桌上那个,实习单位要我的个人资料存入档案。”安迷修叹了口气,“你有没有看见啊,格瑞?”


  “没有。”











  ——————————————

  我寄几挖坑,我寄几填:)微笑面对秃顶


评论(70)
热度(1976)

© 想见月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