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快乐嘉了解一下

【瑞嘉】潜规则?从入门到放弃(上)

  *瑞嘉。不逆。


  *给倒票黄niu点三老师 @眼球数零和地主剥削阶级毛毛老师 @一块珍珠奶茶蛋糕 。


  *特别ooc预警!本文禁止转载,转就拉黑。            个人瑞嘉文整理合集

 

 


 

 

  鬼狐天冲是位业内首屈一指的经纪人。


  这词用得好,很是有那么点精雕细琢的意思在里面,且讲究,合了鬼狐的心。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也有这点分量,无愧当这根手指头。


  但凡世家出身的独苗苗,身上都得有那么几个毛病。鬼狐天冲虽然还有个叫凯莉的魔星投胎妹子,并不是独生子,但他确确实实出身于世家,祖祖辈辈都跟娱乐圈沾点儿边。


  大到亲身上台做偶像,小到后台默默刷马桶。可以说鬼狐家的人从出生就注定和娱乐圈纠缠,这家的小辈们都是玩着娱乐圈角色扮演游戏长大的。且不说那些自视甚高的老辈愿不愿意放弃掌控国民精神偶像的权利去做别的工作,就算他们愿意,离了这圈儿有那么个另谋出路的想法,也是两眼一摸黑——毫无头绪。


  不过鬼狐天冲其人,确实很有那么几个毛病。


  其一——挑剔。


  女明星他不跟,再好看也没得商量。没人敢试探,毕竟人家连亲妹子的经纪人都不当,是够铁石心肠挑挑剔剔了。


  其二——挑剔。


  此挑剔非彼挑剔,他是非“大腕”不接。这个“大腕”的区间,得大于等于国内一流巨星,小于等于国际一流巨星。如果不在此区间,还请滚出鬼狐天冲他老人家的门,别反复毛遂自荐自取其辱,眼巴巴等着他从嘴里喷出刀子来。


  其三——挑剔。


  丹尼尔放下手中的资料表,努力撑住一个好像被铁丝儿勾起来的微笑:“请问你到底想跟个什么样的明星呢?”


  鬼狐天冲呵呵笑了,态度稳压可亲:“丹尼尔大人说笑了,鄙人的相关资料恐怕早被贵公司探查得一干二净,何须我再做陈述呢?还请您看着分配吧。”


  看,我看他○○个腿。


  丹尼尔笑眯眯和他打太极,心里决定待会儿就去把这个整理资料的人炒掉。整篇看下来除了挑剔他就没记住别的。


  “咚咚。”


  “进。”


  泪眼汪汪的小秘书嘤嘤嘤地跑进来了,她抹了把鼻涕说:“丹尼尔先生,嘉德罗斯又殴打狗仔了。”


  可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丹尼尔勾动唇角,差点没能保持微笑:“......他经纪人哪儿去了,事情压下来没有?”


  小秘书抽抽噎噎:“他经纪人被他甩出去打狗仔,撞柱子上,脑震荡了。”


  好了,这可太完美了。特别极其Perfect。凹凸公司代理董事长笑不出来了。但他甚至还有那个心思来数数这是本月第几次由凹凸公司旗下明星发起的暴力事件——前天雷狮踹爆记者相机那事儿网上热度下去没有?大前天安迷修把男粉丝当跟踪狂打骨折那事儿对方家属撤诉没有?


  “呵呵。”鬼狐突然笑了,“贵公司可真是时刻处在媒体的聚光灯下啊。”


  “......过奖。”丹尼尔憋出这么句话来。


  鬼狐天冲展了展他身上那件根本没起褶皱的高定西装的袖子,说:“贵公司手下的NO.1,嘉德罗斯,鄙人在鬼天盟任职时有所耳闻。听说贵公司有意让他出演由格瑞先生导演的电影《狂乱之沼》,去角逐今年的奥斯卡?”


  丹尼尔示意小秘书站到旁边去:“是的。嘉德罗斯本身演技不俗,是位实力派演员,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一直很高。而此次和格瑞导演合作拍摄电影《狂乱之沼》,是我们商讨已久的事。实不相瞒,对于本届奥斯卡提名,本公司是志在必得的。”


  “丹尼尔先生说话还是这么谨慎。”鬼狐天冲眯了眯眼,“鄙人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听说嘉德罗斯先生的经纪人住院了,不知道鄙人是否有这份荣幸,成为他的新任经纪人?”


  说时迟那时快,丹尼尔脑内电光火石刺啦那么一倒腾——鬼狐天冲这个烫手山芋居然主动要去给嘉德罗斯这个刺儿头当经纪人这简直是往杀人犯手里塞刀子没准后天嘉德罗斯就会因当街捅人被警察拘留。


  但是反过来想想可以把鬼狐天冲这个说话阴阳怪气的重度中二病送出手我又何乐而不为呢两虎相斗必有一伤没准嘉德罗斯能把他也砸进医院如此一来他就没劲儿跟我这闹着要跟国际明星混了丫丫个呸的。


  “行。”丹尼尔当机立断,“蔡判球,带鬼狐先生去找嘉德罗斯。”


  鬼狐天冲略感惊讶,但是很快他就露出了那种礼节性的微笑:“鄙人一定会履行义务,好好辅佐嘉德罗斯先生,争取为贵公司增光添彩的。”


  小秘书感觉不到他二人之间暗潮汹涌,只是听从丹尼尔命令,擦干眼泪开了门,带着鬼狐天冲蹬蹬蹬往四楼去。


  凹凸公司手握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几位巨星,可谓如日中天,每分钟敛入账本的财产是外人无法想象的。但是鬼狐天冲看着干净光滑的走廊,内心自有一番衡量。


  他家并不缺钱,且因是几代屯出的富贵,往往最厌恶那些个一朝得意的暴发户。只手里有些以往不能想象的钞票,便要四处宣扬自己的与众不同。什么都得贵,还得多,各朝各代古董花瓶恨不得摆满整个走廊来供人瞻仰,以展示出故作内敛的底蕴。


  所谓外行看热闹,外行看门道。虽然这话此刻拿来形容并不十分恰当,但鬼狐天冲不得不承认,凹凸公司也非徒有虚名。单看这条精心修缮过的走廊,就能看出其公司行事风格大气而不遗漏细节。


  也许他鬼狐天冲这掬浮萍。是时候找个海域停留了。


  其实他放弃鬼天盟,同意被凹凸公司收购,不是没有理由的。人人都倒他挑三拣四,却不知内部原因。


  他鬼狐天冲,永远忘不了那份屈辱。


  被一个三线女明星呼来喝去,端茶倒水,有时还要在半夜驱车去往郊区,只是为了给那女人想钓的凯子送份夜宵!偏他彼时倔强,不肯向家里低头舍求援手,非要自己挺过去,做着能使那三线女明星改头换面创造奇迹的美梦。


  罢罢罢,谁没个傻兮兮的年纪呢。


  “鬼狐先生。”小秘书抖得跟筛糠一样,“左手边第二扇门是嘉德罗斯的房间,您您您自己进去吧。”


  但是一切都会结束了。他会帮助这个叫嘉德罗斯的男人登上巅峰,把后者捧上最高的王座,借此达到经纪人的最高境界,成为所有经纪人的偶像!他要走上人生巅峰,这辈子都不要再帮人钓凯子!!!


  这扇门,就是他梦的起点!


  鬼狐天冲猛然打开了门。


  凹凸公司的王牌明星正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打游戏,听见动静头都没偏分毫,吹了个泡泡糖:“谁。”


  他上前一步:“嘉德罗斯先生,您好......”


  “名字。”嘉德罗斯游戏机搓得啪啦作响,声线毫无变化。


  “......请容许我本人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是鬼天盟的前任员工鬼狐天冲。”鬼狐微微鞠躬,“鄙人来自于鬼狐世家,我们家族的生存之道,就是以自己的智慧指引领导弱者,更要侍奉和依附于强者。”


  “嘉德罗斯先生无疑是眼下首屈一指的顶尖巨星,让人心生向往。所以鄙人毛遂自荐,还希望嘉德罗斯先生能够接受鄙人的投靠,让不才的区区智慧,能为您的星途增砖添瓦。”


  嘉德罗斯呲笑,打出了Game Over,这才放下游戏机看他:“鬼天盟?没听说过。是你在老家开的水果摊名字吗。”


  鬼狐天冲一愣。


  “但是没所谓。”他说,“做我的经纪人,你只需要做一项工作,做得好就留下,不能做就消失在我眼前。”


  鬼狐心头突突跳,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于是他赶紧说:“嘉德罗斯先生,希望您知道我之前曾受雇于某个明星时帮她钓过凯子,我最最痛恨此行为。我曾发誓这辈子都不帮人钓凯子。”


  嘉德罗斯哦了一声,点点头。看起来是听懂了。


  于是他长舒一口气:“那么请问您给鄙人的工作是?”


  “帮我钓凯子。”


 

 

 

 

  若你做个宫女,某日听见主子被个竞争对手气得吃不下饭,要投毒,你得撸袖子说:娘娘别气,看奴婢去帮您教训那小骚蹄子,保管整治得她服服帖帖。


  而不能是:娘娘,这样不好吧,咱们得慈悲为怀,小心苍天有眼啊。


  若这么说,那抱歉,当天下午开始宫里便没你这么个人了。


  他打发走了第三个上来叙旧的同行,匆匆拿了剧本赶回房车,拉开车门就听见劈头盖脸一句话:“怎么样?”


  嘉德罗斯坐在房车后座咬薯条玩,脸上大大的墨镜随着他张嘴说话往下滑,他就只能推了推,不耐烦的动作很显出几分可爱,偏他眉毛粗些,又显得凶。凶凶酷酷,小姑娘老阿姨都被这口嫩豆腐激得吱儿哇乱叫。


  “格瑞已经到了片场,正在让秘书发剧本。”嘉德罗斯的新任经纪人鬼狐天冲将手中剧本递过去,“这是你的......嗯?”


  但是没人。他左手边是车门,右手边是被人大力拉开,在风中晃晃悠悠的车门。金发国际巨星欢乐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像只刚破壳的小鸡崽儿。


  鬼狐天冲沉默地收回了手。


  他是很想思考一下自己如何沦落到这步田地,竟要当个牵线拉桥的红娘,拉的还是热情奔放的崔莺莺及冷酷面瘫的张君瑞。这太不对了,从头到脚都不对。


  “我真傻,真的,”鬼狐天冲抬起他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某些小明星想潜规,我不知道一线明星也会想。”


  他想点根烟,然后手抖把烟头戳进了鼻孔。鬼狐天冲骂了句F○ck,在司机麻木不仁的注视下拎着剧本追过去。


  进了片场却没看见嘉德罗斯的身影,鬼狐头疼,赶紧拉住旁边的工作人员:“看见嘉德罗斯没有?”


  工作人员:“哦......他刚才蹿进来把格瑞先生拽走了,似乎是进化妆间了。”


  他又匆匆赶到化妆间推开门——不看不得了,一看吓一跳。嘉德罗斯坐在格瑞大腿上亲他,银发的导演似乎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能搂住男主角的腰避免他摔倒,断送电影进程。


  黏腻的吻比荧幕上可还要热辣些,这现场版由两位身材长相皆一流的男子主演,看上去便不可避免地有了层与男女之间主流恋情格外不同的张力。嘉德罗斯听见声音,从口舌之战中稍稍抽离,给了他个眼神,大意是“我要开始潜规则了你把门守好”。


  太快了吧!!你是被潜规则的那个啊!!!干嘛这么迫不及待!!


  鬼狐天冲咬牙切齿地守着。他心急如焚,十万个担心嘉德罗斯突袭完后会叫这位传说中“清心寡欲”的导演拒绝,再严重点,或许还会被赶出剧组。


  “咣、砰!”屋里传来了奇怪的响声。


  好吧,也许他还得担心嘉德罗斯被拒绝后怒发冲冠,抡起凳子把人打到骨折。


  又过了一会儿,导演和男主角终于出来了,看着衣冠整洁,好像刚才恨不得把对方舌头都吸掉的人根本不是他俩。


  这是成功了?


  银发导演从眼镜片底下分出一缕目光来扫视他,礼节性地点了点头,然后回头就捏上了嘉德罗斯的脸蛋:“今晚在家里等着。”


  成功了。虽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鬼狐总算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嘉德罗斯说:“嗯哼。”


  听听,肮脏堕落的○交易,充斥着上流社会独有的腐败气息。鬼狐天冲看着眼前这位年仅二十八岁,年轻有为的国际知名导演,心中忍不住冷笑:看来有些人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果然败絮其中,甚至约好了晚上去别人家里○床单,说不准心里还在想晚上用什么口味的润滑剂。


  幸好化妆间因面积较大,地理位置偏僻,这小插曲没被第四个人看见。


  很快几个主角到齐了,记者们也到齐了。一行人前往大厅参加记者发布会,鬼狐看着路上男主角仗着袖子长去拉导演先生的手,俩人就那么握到了大厅才松开。


  格瑞先进场,一阵乱七八糟的快门声和尖叫,小姑娘们的狼嚎几乎刺穿了记者们的耳膜。导演先生却很冷静,解开袖扣,挽起袖口,用迷之气场镇压住了准备再嚎一波的群众:“欢迎大家来到《狂乱之沼》的新闻发布会,我是导演格瑞。”


  鬼狐看着旁边嘉德罗斯——干嘛那么得意啊??为什么一副“看看吧他多优秀你们这群垃圾也就只能看看”的表情?你们只是○交易的关系啊??


  格瑞说:“欢迎男主角的扮演者,嘉德罗斯入场。”


  又是一阵更响的狼嚎,听起来跟声带不要钱、喊坏还能换新似的。不得不说超人气明星这名头不是胡吹,嘉德罗斯上场时男粉和女粉的尖叫分贝不相上下。


  嘉德罗斯蹬蹬蹬上台,坐到格瑞旁边翘起了腿。


  鬼狐:等等那是副导演的位置——


  嘉德罗斯抬手就把副导演的牌子扔到了垃圾桶,把自己的扒拉了过来。


  鬼狐:.....


  格瑞又说:“欢迎女主角的扮演者,凯莉入场。”


  黑发女孩从另一边门进来了,看见嘉德罗斯的位置愣了下,然后非常自然地扔了场记的牌子,挨着嘉德罗斯坐。


  嘉德罗斯:“虫子,你干嘛坐这边。”


  凯莉面不改色:“投资方的安排。都二十岁的人了,成熟点嘉德罗斯,老娘才不稀罕你家格大爷。”


  这些别人当然听不见。他们只看见男女主角肩与肩之间仿佛存在着王母亲手划下的银河。


  俩人板着身体极力避免和对方触碰,愣是没叫记者们的镜头拍出半点儿火花,洗出来的照片怎么看怎么像两个没带小弟的黑帮老大在鸿门宴单刀赴会。


  他们面面相觑,男女主角拍着像结婚十年丧失爱情的牛郎织女怎么办?有记者一拍大腿:男主角和导演坐一块儿挺和谐的,咱给拍几张,标题就写【《狂乱之沼》新戏开拍,强强联手备受期待】。


  那就拍吧,咔嚓咔嚓几张。拍完一看果然和谐,男主角半个身体趴在导演肩上,嘴里的棒棒糖棍都快戳导演脸上了,虽然觉得哪里不对,但是真的很和谐。


  发布会在诡异的氛围中开始了。很快就到了记者提问环节。


  一记者问:“请问嘉德罗斯先生对于此次和格瑞导演的合作持什么看法?”


  嘉德罗斯嗦着棒棒糖:“除了我,谁都不配拍他的戏。”


  全场哗然。


  您这一句话可骂进去了太多大腕,该怎么接呢?提问记者脸也绿了。


  鬼狐胃疼。他觉得嘉德罗斯实在是不够谨慎,恐怕觉得自己扒上格瑞就是一步登天了,这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格瑞其人,从十七岁出道拍电影,至今二十八岁,拍过的电影少,手中拿过的奖项却如流水一样多。他向来擅长拍摄残酷的社会现实类影片,还有冷峻热血的战斗类影片,台词稀少、镜头剪辑干净利落、氛围宏大宽广的独特制作风格使他在欧洲许多国家也颇受欢迎,国际影响力比起嘉德罗斯只高不低。


  之前他曾担忧过嘉德罗斯会因潜规则不成被踢出剧组,不是没原因,因这事儿有过前例。据说当时那位女星直接被格瑞踹出窗户,尖叫着从二楼掉进了游泳池。当人们惊恐地抬头时,他只冷冷地说了句:“我已经拒绝了两次,别挑战我的耐心。”


  回过神来,他看见格瑞似乎轻叹一声。后者拿起话筒不咸不淡地说:“嘉德罗斯的意思是,本部电影的男主角是为他量身打造,如果不是他来演,别人未必合适。”


  是这么个意思。大家都松了口气。


  又一记者提问:“格瑞导演前日刚从澳洲归来,是否需要一定时间倒时差呢?会影响电影开机拍摄吗?”


  嘉德罗斯闻言猛扭头:“你前天就回来了?那你为什么昨天才给我发短信?!”


  他的音量其实不大,但是倒霉的是格瑞手里拿着没来得及放下的话筒,这句质问就被扩大了。


  全场又哗然。


  凯莉抓过话筒笑嘻嘻地说:“原来我们的男主角想要提前听导演讲戏啊,这种吃独食的行为本小姐可不提倡。”


  是这么个意思,大家又松了口气。


  鬼狐看见格瑞趁机凑到嘉德罗斯耳边说了句什么,后者才不情不愿地翻了个白眼,不说话了。


  第三个记者终于学乖了,他谁也不提:“请格瑞先生谈一谈这部戏吧。”


  格瑞扶了扶眼镜,说:“本剧尝试了新的风格,男主角本是一个性格懦弱的下等奴隶,饱受当时社会的压迫。但是某天他误入一片沼泽地,在那里遭遇了精灵袭击。男主角逃回家后渐渐发现自己患上了类似精神分裂的病症,他会在某时突然分裂出一个狂妄嚣张的第二人格......”


  记者会总算顺利结束。鬼狐天冲去出口等嘉德罗斯,听见一个记者小声嘀咕:“我怎么觉得这场记者会开得这么累呢。”


  正在这时,他手机滴滴一响,打开来看,是嘉德罗斯发的:


【今晚我跟格瑞去酒店,明天来这个地址接我。】


  算了吧。他想。


  谁特么不累呢。












  ——————————————————

  我废话怎么那么多对不起。嘤嘤嘤!


评论(44)
热度(1426)

© 想见月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