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快乐嘉了解一下

【瑞嘉】格瑞他根本听不懂人话(四)

*瑞嘉。不逆!禁止转载,转就拉黑。

*ooc预警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个人瑞嘉文整理合集

 


 

 

  格瑞今天心情非常好,不是有点,也不是比较,是非常。他想,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从他初中毕业至今最为开心的一天,比听到金突然会算1+3等于几还开心。


  事实上如果他的发小金或者紫堂幻在这里,一定会惊讶地说:“格瑞你今天的眉间距扩大了两厘米!你这么开心的吗?”


  说实话,真的开心。


  爽。爆。了。


  格瑞从梦中醒来,差点嘴一咧笑成小熊维尼。


  其实身下的床板还是那个床板,天花板也还是那个天花板,室友也——哦,室友不是那个室友了,但没所谓。其实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但是格瑞却觉得这些东西都在一夜之间变得顺眼至极。


  格瑞步伐轻快地起床洗漱,穿衣梳头抹发胶,然后检查一遍背包,临走时甚至好心地帮睡得四仰八叉的安迷修把被子拉过了头顶。


  阳光明媚,天朗气清,鸟语花香,莺歌燕舞,连宿管大爷脸上沙皮狗般的褶子看上去都神似一朵怒放的牡丹。格瑞觉得自己几乎是飘着下了楼,他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走了楼梯,也许他用屁股走了楼梯扶手——但是这统统没所谓,总之他顺顺利利出了宿舍楼的门。


  三食堂离格瑞所在的宿舍楼很近,只需五分钟就到。但是格瑞完全按耐不住他八级地震般动荡的心境,暗戳戳地提前二十分钟到达了那里,站在门口等待嘉德罗斯。


  六点四十,做为当代大学生的起床时间未免太早,但是作为凹凸大学学子的晨读时间却很平常。站在食堂门口仿佛一尊等比真人广告牌的格瑞很快吸引了大批或惊讶、或爱慕、或妒恨的目光。


  人常说,青春,本身就是一种无可匹敌的好看,这话同样适用于男生。


  数学系系草微垂着头,眉目笼在清晨的露雾里,细碎银发携着轻风描过那双旖旎又冰凉的眼瞳,好似在里面敛藏了一叠儿揉碎的紫藤花瓣。他唇角抿着,简直好看得如梦如幻、缥缈得一塌糊涂,正是女孩儿又爱又恨、看上去薄情寡义却引人飞蛾扑火的那款梦寐蓝颜。


  姑娘们红着脸从他旁边经过,纷纷“不小心”擦到他的手臂,或者“不经意”碰到他的衣角。然而一波波的眉目传情打在格瑞这尊铜墙铁壁上,犹如泥土沉塘有去无回。


  一男生见状忍不住嘁道:“真不知道这种小白脸有什么优点......不就是个涂了白面的痩竹竿子。还是个学数学的,脑细胞早死光了吧,我看他到了中年绝对秃顶!秃成地中海,秃成TM过桥米线!丫丫个呸的!”


  话酸得很,却引来了不少男生赞同的目光。


  又一男生小声说:“要我说,像格瑞这种男生,到了大三人还单,不是搞基就是太监。”


  众人再次纷纷点头,内心深以为然。于是再经过格瑞身边,忍不住流露出了看太监般的怜悯眼神。


  专心翻看嘉德罗斯空间的格瑞完全没感知到外界对他的看法即将迎来新一轮动荡,而且即便他听见,也不一定能听懂。后者现在心情可好得很,只听着枝头鸟叫都像一首《好运来》。


  没多久,一个小小的身影从远处晃过来。


  随着那道身影的走近,传到他耳中的话语也渐渐清晰起来。它们排列整齐,乖巧柔顺地流入格瑞的耳膜。


  第三次感受到这种奇妙变化,有点习惯的格瑞已经不会在内心手舞足蹈吱儿哇乱叫了。他心里暗叹一声,有些贪婪地享受着这份快乐。


  嘉德罗斯半阖着眼走路,一头明亮金发乱得像个刚从树上掉下来的菠萝。他迷茫地试图撑开自己重逾千斤的双眼皮,差点左脚绊右腿一头磕在树干上。


  看起来好像是昨晚熬夜了。格瑞皱眉。


  嘉德罗斯溜溜达达地蹭过来,期间甚至迷迷糊糊绕着个水坑转了两圈。他抬起头来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懵逼,又变得酷似一只迷路的狐獴。


  格瑞没法子了。只得迈开腿去拉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我在这。”


  嘉德罗斯说:“......你谁?离我远点,头发颜色太刺眼了......”


  格瑞:“......”


  好吧。格瑞无奈,凑到嘉德罗斯耳边轻声说:“英语四级教辅书。”


  嘉德罗斯立马打了个激灵,睁开眼睛:“格瑞?”


  格瑞:“嗯。”


  嘉德罗斯迅速搓了搓脸蛋,扒拉了两下头发,同时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两条粗眉往中间凑,眼睛也往下压,嘴角拼了命地抿在一起。效果确实很有那么点显著,嘉德罗斯这一套动作下来,看起来果然是凶了不少。


  格瑞看着他自个儿忙活,想笑,又不太敢,遂低头假装看手机。然后把嘉德罗斯的动作全录了下来。


 待到嘉德罗斯刨完了自己的头发抬头看过来,格瑞已经迅速结束录制并收起了手机,他平静地说:“去吃早饭吧。”


  “吃啊。”嘉德罗斯哼道,“走。”说着他一马当先率先入内,走姿凛然霸气,透露着百分之一百二的虚张声势。


  他俩并肩进了食堂,顶着众人惊恐欲绝的目光从容淡定地点了粥、包子和咸菜,格瑞甚至给秉着感恩的心嘉德罗斯剥了个水煮蛋。他做的挺自然,自己觉得没什么,并不知道别人已在猜测推敲这鸡蛋里是塞了半斤耗子药还是二两鹤顶红。


  有人小声说:“我听别人说,这个叫嘉德罗斯的新生要和格瑞学长出门约会。”


  另一个人反驳:“我听的版本怎么是他要和格瑞学长找个地儿生死决斗呢?我听说这新生特别嚣张,在表演系的新生欢迎会上就扬言要当全校第一。”


  “我听说昨天他和格瑞联手怼雷狮学长,把雷狮学长都气走了!这两个人真是太可怕了,不会是混社会的吧!”


  两个人默默地吃了早饭,没有再说点什么话来撩拨这群人跃跃欲试的神经。格瑞实际上在享受这一刻能轻松理解人类语言的感觉,而嘉德罗斯则是太困了,他机械性地咬包子吃,咬两口含一口,眨十次眼才想起来要嚼,根本没听到自己是被如何议论的。


  不过,格瑞想,要是嘉德罗斯知道自己方圆之内二十张桌子都没人敢坐,会觉得骄傲也说不定。


  吃过早饭,前往地铁口的路上嘉德罗斯打了不止二十个哈欠,眼泪都在眼角摇摇欲坠。格瑞看了他一会儿,买车票的手动了动,把地址从凹凸广场修改成了寒冰湖。


  嘉德罗斯皱眉:“不去凹凸广场了?”


  格瑞拿出凹槽里的两枚地铁票,淡淡地说:“不去了,我今天有点累,想早点买完书回去休息,寒冰湖比较近。”


  嘉德罗斯闻言高兴起来。他扬起眉毛抬着下巴嚷道:“格瑞,你也太没用了吧!昨晚学到几点睡的?我可是三点睡的,一点儿都不困!”


  得了吧,如果不是我拉着,你都快睡到垃圾桶里去了。格瑞叹了口气,嗯嗯地含糊应和他:“我很累了。”


  “那好吧,我就迁就你一回。”嘉德罗斯满意地说,“寒冰湖就寒冰湖。”


  格瑞看着他散发着骄傲气息的背影走向检票口,不禁回忆起嘉德罗斯空间里那些动态。他觉得,这人学生资料上虽然确实写了十八岁,但是其心理年龄恐怕得再缩一缩,估计么,得在六岁往上,十二岁往下,硬要说的话,可能更接近九岁。


  “嘀嘀嘀——嘀嘀嘀——”


  “怎么了?”格瑞愣了一下,看向检票口。


  旁边办公室的小姑娘踩着高跟鞋哒哒哒跑出来,乍眼看见眼神凶恶其实是没睡醒的嘉德罗斯,吓得一个哆嗦,话都说不清了:“......这这这这位小朋友,你你你你你家长在哪儿啊?”


  “谁TM是小朋友?!”站在瞳孔扫描仪跟前的嘉德罗斯冷冷地说,同时飞起一脚踹得扫描仪摇摇欲坠,“你眼睛是摆设?!”


  格瑞一个箭步上前拉住准备抄起扫描仪打人的嘉德罗斯,看向咬着指甲抖抖抖的小姑娘:“这个瞳孔扫描仪恐怕是坏了吧。”


  小姑娘愣住,然后猛点头:“坏了坏了,您请先过去吧!!”


  “我#¥%¥#%#¥——”嘉德罗斯被格瑞拖麻袋一样拖进了车厢,虽然格瑞拖得很吃力,但是嘉德罗斯青蛙般挣扎的姿势也实在没有半点儿表演系新生代小霸王的尊严。好在大厅里人不多,没什么人看见他俩像老农民和玉米精似的在车厢门口扭成一团。


  地铁开动后格瑞松开了捂着嘉德罗斯嘴巴的手,后者果然开口就喊:“格瑞,你居然帮一个不长眼睛的四脚蜥蜴解围?!”


  格瑞揉了揉突突跳的太阳穴,看着嘉德罗斯怒气冲冲的眼神,意识到自己完全不能跟他讲“你这个身高不能怨人家误会你是小朋友为什么不反思一下自己整天都吃什么垃圾食品才会长成这样我早上看你空间你昨晚又在半夜两点叫汉堡吃了吧你像不像个小朋友你心里当真没有一点○数吗”。


  嘉德罗斯咬牙:“格瑞,你是不是想说我吃太多了!”


  “......你吃多少跟我没有关系,嘉德罗斯。”格瑞看他,缓缓地说,“不要在不必要的人身上浪费时间,我们的时间很宝贵。”


  事实证明,顺着嘉德罗斯的思路来顺他的毛是最有效的。嘉德罗斯闻言脸色稍霁,只是眉毛仍然皱成一团:“......你说的没错,格瑞,这次就先放那个虫子一马,算她走运。”


  寒冰湖站离凹凸大学虽然很近,没有凹凸广场那么远,但也足够嘉德罗斯消气儿了。待到他们到站下车后,嘉德罗斯鼓起来的脸已经差不多完全扁下去了,且因为方才发了通火,他一改之前困成不倒翁的样子,恢复了不少精神。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两个眼睛熠熠生辉,左眼写着“准备”,右眼写着“搞事”,几乎要变成实体射穿他看见的每一寸墙皮,只觉得身体上某个被人称为胃部的地方传来了隐隐痛感。


  “寒冰湖有什么好书店?”嘉德罗斯打量着有些冷清的街道。


  “有家叫做烈斩的书店,我假期经常在那里打工。”格瑞带着嘉德罗斯在小巷子里七扭八拐,时不时回头提醒他别被谁家的晾衣杆打到头,“虽然没有凹凸图书馆那么大,但是该有的教辅书也都有,我在那里偶尔还会见到一些市面上不常见的孤本。”


  嘉德罗斯冷哼:“但愿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他们很快到了那家名为烈斩的书店。店面果然不大,却也不是嘉德罗斯想象的那样小到连转身都困难,店里摆满了绿意盎然的植物,看上去一片绿油油的,倒有点凉爽的感觉。


  店门口摆着张躺椅,躺椅上瘫着个挥舞蒲扇摇头晃脑的老大爷正在听戏,他踩着双半旧不新的拖鞋,上面的图案介于皮卡丘和Hello Kitty之间,倒有点像变异的史努比。


  格瑞上前一步说:“老张,我来打扰了。”


  老头大喊:“啊?”


  格瑞不紧不慢地说:“我带同学来买教辅书。”


  “自己拿,自己拿!”老张挥了挥手,继续踩着那双丑到哭的史努比凉拖晃脚。


  格瑞嗯了一声,示意嘉德罗斯跟自己进去,他猫着腰进了门,就看见嘉德罗斯亮着眼跳进来:“格瑞,要不要我给你推荐几本教辅书!”


  他顿了一下:“教辅书?”


  “我昨晚查到三点。”嘉德罗斯眉飞色舞,“市面上排名前五十的英语四级教辅书我全部查过了,还通过网上的评价和对比选出了最好的五本。”


  ......你是出门郊游前一晚会因为太激动而失眠的小学生吗,嘉德罗斯?!


  格瑞心情复杂,他突然觉得自己哪怕有天真治好了听不懂人话的毛病,恐怕也看不透嘉德罗斯。


  “不必了。”他说,“我......考雅思。”


  嘉德罗斯:“......”


  格瑞:“......”


  “.....哼,我大二就会考雅思。”嘉德罗斯故作冷漠说,“等着瞧吧,格瑞。”


  “要不要我给你推荐几本教辅书。”


  “不用。”嘉德罗斯瞪他,“你去挑你的雅思吧!”


  嘉德罗斯的背影消失在拐角,翻书的声音哗哗响。格瑞这才憋不住想笑,又怕笑出声惹得嘉德罗斯拆店,于是用手指摁住唇角往下一扯,才恢复自己的酷哥形象。


  不过话说,今天似乎没有听到嘉德罗斯的心声?明明他今天的情绪波动非常大,但是格瑞却一个字也没听见,看来这功能也是有些随机的。


  说到研究嘉德罗斯,格瑞又不想笑了,他觉得这事情想着容易,实施起来很有点棘手,纵然嘉德罗斯跟他隔了仅一个书柜的距离,他也不能直接说:“嘉德罗斯,你离我远一点,我测试一下能受你影响的范围。”


  ......什么范围?怎么解释?我看到你会春心萌动的范围?


  或者说:“嘉德罗斯你身上有没有什么传家宝?或者纹身?或者胎记?你有没有遇见过一种会说人话会邀请你签订什么奇怪契约的玩偶?”


  ......是变态吧。


  真真是无从下手。格瑞默默拿下一本书,翻了两页,就看见个单词。


  【cemetery n.墓场】


  格瑞:“......”


  “嘀嘀嘀——”


  嘉德罗斯的声音从背面的书架响起:“雷德?什么事?”


  那边似乎说了什么,嘉德罗斯有些不高兴地说:“你自己买啊,我不在凹凸图书馆,我和格瑞在寒冰湖。”


  那个叫雷德的却兴奋起来了,书柜那头的电子声音骤然嘈杂起来,似乎是其在迫不及待地求着什么。


  “好吧。”又过了一会儿,嘉德罗斯才松口。


  他挂了电话,脚步声往这边移过来,格瑞赶紧装作仔细研读。


  嘉德罗斯说:“格瑞,这家店里有言情小说吗?”


  格瑞说:“有。”


  嘉德罗斯:“这里提不提供送货上门服务。”


  格瑞:“......周六日我会开车送货。”


  “哦,你在这家店打工。”嘉德罗斯想起来了,他说,“这家店里所有的言情小说各来一本,送到赤焰山别墅区。”


  格瑞从柜台抽屉里拿出一张纸记了下来。


  “等等。”顿了一下,嘉德罗斯掏出手机看看,又补充道:“有个叫想见月光的作者,她写的不要,其他都要。”


  “为什么不要?”格瑞问。


  嘉德罗斯说:“雷德说这个作者写的文太烂了,四千字里有两千字都是废话,还有两千字读都读不通顺。”


  格瑞皱眉:“但是店里的言情小说太多了,单找一个作者的书很麻烦。”


  “她只写过一本《菠萝要和芦荟结婚》,封皮是个水果摊,雷德说很好辨识。”


  “哦。”格瑞说,“你去问一下老张那本书放在哪吧,这里的书都是他自己摆上去的,我去给你开发票。”


  嘉德罗斯闻言便出去,冲着躺椅上的人喊:“老头儿,有个叫想见月光的作者写的书放在哪?”


  老大爷喊:“谁?!”


  嘉德罗斯:“想见月光!”


  老大爷皱眉:“想见什么光?”


  嘉德罗斯有点不耐烦了:“想见月光!!”


  老大爷坐起来:“想什么月光?!”


  嘉德罗斯强忍怒火:“想、见、月、光!!”


  老大爷大喊:“谁脱光了?!!!”


  嘉德罗斯爆发了,他跳起来暴怒:“你这个渣渣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他不是,我才是。格瑞默默地想。


  然后他赶紧再次去抓要抄起盆栽打人的嘉德罗斯,并在心里发誓绝不再带嘉德罗斯来寒冰湖了。


  ——不,还是别再约会了!!











  ——————

  新加了文名tag,希望大家能觉得方便! 

评论(144)
热度(2270)

© 想见月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