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快乐嘉了解一下

【瑞嘉】明星问问问

  *瑞嘉。不逆。拒绝转载,转就拉黑

  *ooc预警,含雷安雷无差,我就不打tag了。   我,交年夜饭 @无光破晓 拒绝年夜刀,从你我做起,好吗。

  *个人瑞嘉文整理合集

 

 

 



  【五个猹】


  丹尼尔:@全体成员  上周的的记者采访你们录得如何,没有胡闹吧。


  安迷修:蛋先生您放心。


  雷狮:呲。


  嘉德罗斯:哈哈哈哈哈zz。


  银爵:没有。


  安迷修:对不起丹尼尔先生我打错字了!


  丹尼尔:丹先生也别叫,ok?:)


  格瑞:......


  丹尼尔:我跟你们说过,无论如何得给我装出个诚实友善和谐互助,否则就都给我扫一个月厕所。别说我无情,你们闹出来的负面新闻够多了,再不拉点人气我就得去给你们送牢饭了。


  雷狮:你能在牢里找到银爵吗?


  银爵:雷狮你要是嘴太多了,可以考虑开个批发市场卖嘴。


  安迷修:雷狮昨天洗澡脑子进水了,银爵你别介意。


  嘉德罗斯:有人开黑吗,五缺三。


  雷狮:你直接说邀请我们仨开黑不就行了。


  嘉德罗斯:哦,你不来我可以去找扫厕所的大妈,她的技术不比你差。


  格瑞:其实要高点。


  雷狮:???


  安迷修:不是我说,雷狮的技术真的很差。


  雷狮:哦,呵。


  银爵:啧。


  丹尼尔的目光从聊天记录扫过,只觉得自己愁得快要从少白头变成少秃头了。


  叮咚一声,却是封新邮件:


  【尊敬的丹尼尔先生:最新一期《明星问问问》已上传网络,感谢贵公司旗下艺人的参演,期待下次合作。     ——鬼天盟。】


  丹尼尔拿过杯子,差点手抖撒到键盘上。他点了根烟猛吸一口,然后又给电脑屏幕上的观音菩萨上了柱香,暗暗祈求随便什么神仙都好,可以保佑这几个阿斗当时的表现能更章○怡一点。


  好吧,好吧,该来的总要来不是?说实话,这五坨扶不上墙的烂泥,亦或是五个粗制滥造偷工减料的包子——虽然他们卖相颇好,销量可观,但是其内里究竟是什么馅儿,只有他和少数几人知道,包子们本人心里恐怕都没那个B数。


  唉,其实也许他不用那么担心?虽然这是首次公开接受这种娱乐访谈,虽然队里还有几个未成年和几个成年了实际上跟未成年差不多的已成年,虽然雷狮和嘉德罗斯可能满嘴跑火车,虽然格瑞大概全程只会用眼神暗示对方,虽然......


  不行,胃疼。这玩意儿不能细想,越想越TNND要完。丹尼尔揉了揉太阳穴,令自己强颜欢笑。


  然后他鼠标轻移,打开了那个邮件附带的网址。


 


 

  【】:官方字幕    ():吐槽弹幕



  【第一位参访者:即使打游戏被猪队友连累也不会素质十二连、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温文尔雅的草食系男子、被称为“最后的骑士”的绝世好男人,安迷修队长!】


  安迷修:已经开始采访了吗?


  主持人:是的。


  安迷修:我想问一下这个采访......是必须要说实话吗。


  主持人:是的,这是一档寻求明星真心话的节目。我们的口号是,扎最深的心,绝最长的交。明星问问问,只有他们不敢答,没有我们不敢问!


  安迷修:好吧,我会努力配合的。


  主持人:首先声明,我们提出的问题都是在粉丝留言中票选出来的哦,也许会有些不太正经的问题,还请队长您做好思想准备!


  (安哥的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


  主持人:那么第一个问题,请安迷修队长评价一下队里的其他成员?


  安迷修:银爵是位很好的队员啊,我们经常一起晨跑,而且我要澄清下他家里真不是挖煤的,他也不是非洲人,更没有去非洲深造过,请大家不要再叫他非酋爵士了;嘉德罗斯很坦率,也很有才气,虽然年纪是队里最小的,但是对撸串的酱料搭配非常有研究,我很欣赏他;我跟格瑞交流不很多,因为他总是在嘬奶,我找不到和他聊天的时机。


  主持人:还有一位呢?


  安迷修:我们团队只有四个人啊,呵呵?


  (主持人的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安哥你认真的吗哈哈哈)


  安迷修:开玩笑的,呵呵。其实雷狮他就是个智......智慧树上智慧果,也是我们团队不可或缺的成员。


  主持人:安迷修队长似乎和雷狮先生的关系不太好?


  安迷修:没有这回事,我和大家的关系都很好。


  (安哥在搓手233333)(他的目光游移到了镜头外哈哈哈哈不要逃避啊)


  主持人:那么下一个问题,请问安迷修先生喜欢的类型是?


  安迷修:啊.....这个问题可真是叫在下头疼。坦白说,我欣赏所有心灵淳朴具有内在美的小姐,总是想着能时刻保护她们就好了。我的老师曾说,女孩儿都是上帝花圃里的玫瑰,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所以我其实没有接触过太多女孩子,具体喜欢什么类型在下也说不准,大体就是那样的吧。


  【似乎打开了安迷修先生奇怪的开关】【安迷修先生比划起来】


  安迷修:那种文静的、不一言不合就打人的、活泼可爱的、小小的。


  (总而言之和某男子相反的?)


  主持人:安迷修先生还真是温柔呢,想来做您的恋人一定会非常幸福的。那么下一题,安迷修先生是如何和雷狮先生相识的?


  安迷修:怎么都是雷狮?


  主持人:不知道呢。


  安迷修:好吧......我和雷狮认识是在学校。


  主持人:然后呢?


 安迷修:没了啊。


  (安哥又逃避了哈哈哈哈哈)(他的眼神飘到了天花板上)


  主持人:好吧,那么请队长说一件队里的趣事?


  【安迷修先生陷入沉思,似乎难以抉择】


  安迷修:有一次我们出去露营,在山上过夜,嘉德罗斯提议玩捉迷藏。


  (嘉德罗斯果然还是小孩子啊23333)


  安迷修:本来只是玩玩,但是到最后谁也找不到银爵,他一晚上连赢了十七把,把嘉德罗斯的一桶薯片和我的半箱发胶都赢走了。本来大家都绝望了,结果最后一把雷狮当鬼,首先就把蹲在草地里的银爵抓住了。


  主持人:然、然后呢?


  (主持人强忍笑意哈哈哈)(蹲草地里还行我要笑死了)


  安迷修:然后雷狮代言了半年的眼药水广告,就是那个什么海盗大王眼药水,赋予你刺穿黑夜和银爵的双眼,看透世间漆黑什么的。听说销量很好,银爵的粉丝买了很多。


  【安迷修先生比划起来】【主持人笑翻在地】


  主持人:好吧,好吧,最后一个问题,请安迷修队长爆料雷狮先生的一个秘密?


  安迷修:又是雷狮?


  主持人:没办法啊,粉丝票选。


  安迷修:嗯......雷狮其实很讨厌吃苹果,因为嘉德罗斯会说他在吃恶魔果实,企图变成○飞当海贼王。


  主持人:当海贼王不是蛮好的吗?我记得雷狮先生说过自己很喜欢海盗这种角色,渴望出演。


  安迷修:他说他绝对不会穿大裤衩子。这辈子都不。无论是露腿毛还是剃腿毛都是海盗之耻。


 

 

 

 

  【第二位参访者:以霸道强势的性格打动无数少女芳心的海盗?被称为行走荷尔蒙的霸道总裁!“想要睡他一夜”排行榜第一名,雷狮先生!】


  雷狮:你在笑什么。


  主持人:没有,没有。


  【雷狮先生真的很警觉】


  (不行了我也忍不住想笑哈哈哈哈)(我满脑子都是雷总的腿毛)


  主持人:咳咳,我们的,噗,第一个问题,请您评价一下团队里的其他成员。


  雷狮:银爵,狡猾;嘉德罗斯,幼稚;格瑞,话废。


  (是相当雷总的评价了)


  主持人:就没有什么优点吗?


  (雷总居然陷入了苦思2333333)


  雷狮:银爵对于电路的了解还行吧,只是比起我雷狮还差了一些,他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嘉德罗斯么,我不得不承认他很强,掰手腕界的王者吧,可惜他不会修电器。至于格瑞,也很强,刀工和厨艺比安迷修好多了,会做的菜不少。


  【原来安迷修先生煮的菜很难吃】


  (安哥听了想拔刀)(格瑞越发模糊的人设23333)


  主持人:那,安迷修先生呢?


  (雷总给了主持人一个眼神)(主持人装作没有看懂哈哈哈)


  雷狮:我说他是个修仙的你信吗,会御剑飞行那种,还是两把,踩一把拿一把。


  (主持人给了雷狮......主持人不敢给雷狮先生眼神)


  主持人:那好吧,那么,请问雷狮先生是如何与安迷修队长认识的呢?


  雷狮:在学校。


 主持人:在学校如何呢?


  雷狮:他邻居家的孩子跟我弟弟打架斗殴,我们被叫到学校去了,然后我跟他打了一架,被我弟弟的班主任教育了一个下午。


  (主持人喷出一口水)(噗哈哈哈你雷一下子就把安哥卖了)


  主持人:没想到雷狮先生雷总的名号果然不是白来的。那我多嘴问一句,您和其他成员是怎么认识的?


  雷狮: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和安迷修出去撸串的时候叫人算计了。


  (雷总的发言似乎隐隐染上了某种道上的气息)(你们怎么突然就好到一起撸串了啊喂)


  雷狮:有个叫鬼狐喵什么冲的男生跟我们说有个小金毛抢走了所有的烤串,还没付钱,所以他今天没法出摊,然后我和安迷修抄家伙就去找那个金毛。


  主持人:然后呢?


  雷狮:被他拿板凳打了一顿。


  (主持人的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笑死我了原来被打败了么)


  雷狮:然后我回去叫上我弟弟和几个小弟,安迷修回去拿了两把刀叫上了当时还是打手的银爵——


   (这个节目真的还要录制下去吗)(总觉得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内容)


  雷狮:然后我们被小金毛和他的姘头——我是说他的帮手拿板凳打了一顿。


  主持人:敢问那个小金毛是......?


  (雷总又给了主持人一个眼神哈哈哈哈)(主持人的求生欲占领了上风)


  主持人:嗯......嗯,下一个问题是,我看看,请问雷狮先生喜欢的类型是?


  雷狮:强的、倔的、欠收拾的。


  (这人怎么回事,好可怕的抖S)(似乎某男子全部中标)


  主持人:请雷狮先生讲一件队里发生过的趣事吧?


  雷狮:安迷修一直都特别想换房间,因为他的房间楼上正对着嘉德罗斯。有一次他正在打游戏,嘉德罗斯突然在楼上砰地一蹦——


  主持人:怎么呢?


  雷狮:安迷修吓得一个手抖残血冲进了敌方阵营,还顺便自爆带走了一个女的。


  (主持人憋笑)(这简直是对安哥最残忍的惩罚了)


  主持人:最后一题,请您爆料嘉德罗斯先生的一个小秘密?


  雷狮:我想想......这是格瑞跟我说的,他说嘉德罗斯说不熟练的谎的时候,会咬到舌头。


 

 

 

 

  【第三位采访者:太阳之子?上帝手中的玫瑰!被戏称为“人造人”的超人气偶像、不好好演戏只能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可怜未成年,嘉德罗斯先生!】


  嘉德罗斯:要问赶紧问。


  主持人:嗯嗯,请问嘉德罗斯先生对其他队员的印象是?


  (完了,这是一道送命题)(主持人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


  嘉德罗斯:安迷修么,不如我,不如格瑞;银爵不如我,也不如格瑞;雷狮不如我,也不如格瑞。格瑞很好!


  主持人:......


  【气氛变得沉重起来】


  主持人:有没有......嗯,不跟您二位比的形容词?


  嘉德罗斯:啧,真麻烦。


  【嘉德罗斯先生居然陷入沉思】


  嘉德罗斯:安迷修很了解发胶的牌子,他推荐的发胶质量不错,但是太沉迷于追星了,每次到了月底就要跟格瑞借钱给对家公司的女明星买碟打榜。雷狮么,很会修电器,有那么两把刷子,但是总来蹭格瑞做的饭太烦人了。银爵讲话喜欢拽成语,不说成语就憋得慌,而且他每次被人说与黑夜融为一体,就会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小本本记下来。


  (嘉嘉都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哈哈哈哈)(我天哪记仇哈哈哈哈哈笑死)


  主持人:嗯......真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呢,原来大家还有这样的一面。


  嘉德罗斯:都是虫子。


  主持人:那么下一问,请问嘉德罗斯先生是如何与格瑞先生认识的呢?


  嘉德罗斯:我打架斗殴被叫家长,去街上找了个学生给钱冒充我哥,那人就是格瑞。


  (这个团队怎么回事)(这个团里还有没有不是打架斗殴出身的)


  【团队唯一剩下的曙光:格瑞先生】


  主持人:是、是么!这可真是不同凡响的相识经历。


  嘉德罗斯:我很欣赏格瑞,就是因为他当时正在用砖头尻人,力道和角度都非常老练。然后我就手痒痒和他打了一架,平手。


  【团队里唯一的曙光熄灭了】


  主持人:好了下一题,下一题!!请问您喜欢的类型是?


   嘉德罗斯:格瑞那样的。


  主持人:嗯???


  嘉德罗斯:耐打,酷炫,好看,会做饭。


  主持人:嗯......嗯.......


  嘉德罗斯:后面三项其实也没那么重要,第一项最重要。


  (总觉得没有办法反驳他)(好像哪里不对但是我不敢说话)


  主持人:那您再讲一件团队里发生的有趣故事吧。


  嘉德罗斯:说起来我刚认识格瑞的时候他不太愿意跟我说话,总是避着我,拒绝我的约架。后来我去查了查,才知道格瑞小时候去算过命,算命的说他命里犯金毛,这辈子得叫两个金毛拖前拖后。他发小是个金毛,我是他遇见的第二个金毛。


  主持人:哈哈哈哈哈,格瑞先生是最怕麻烦的,所以不愿意跟您缠上?


  嘉德罗斯:哼,他不愿意也得愿意。


  (瑞哥疲惫的眼神已经浮现在了我眼前233333)(这是你们之间的小秘密吧根本不是团队里的趣事啊嘉嘉)


  主持人:可是这是您二位的事儿吧,可不算团队里的趣事啊。


  嘉德罗斯:这么麻烦!


  主持人:请您多担待。


  嘉德罗斯:啧。没有了!


  主持人:您和格瑞先生的关系似乎很好啊?上次有粉丝拍到疑似您两位一起逛夜市的照片,是真的吗?


  嘉德罗斯:我和格瑞的关系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嘶、咳咳、呸!


  【嘉德罗斯先生咬到了舌头】


  (主持人的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他撒谎2333333)


  主持人:那么,好吧......最后请您说出一个格瑞先生的秘密?


  嘉德罗斯:格瑞的秘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


  主持人:这个是观众投票选出的问题呀,您就捡个小点儿的秘密说吧。


  嘉德罗斯:他没事儿的时候喜欢练刀工算不算?......其实他很喜欢臭美,每天早上都会对着镜子照——


  【一个白影突然自嘉德罗斯先生背后闪过】


  【格瑞先生坐在了座位上】


  主持人:?????


  格瑞:......


  (瑞哥你让嘉嘉说完啊233333)(瑞哥,风一样的男子)


  主持人:啊,是格瑞先生.....


  格瑞:直接开始采访吧。


  主持人:好的、好的。


 

 

 

 

  【第四位参访者:月夜下的小提琴!神秘莫测的芦荟精?颜好腿长、人设模糊、硬照360°无死角的气质美男!“想和他结婚”排行榜第一名,格瑞先生!】


  主持人:那么请问您对其他队员的评价是?


  格瑞:都挺好。


  主持人:......


  格瑞:......


  主持人:有没有个具体的好法。


  格瑞:安迷修是我们团队的队长,也是最年长的一个,平常说话做事非常稳重;雷狮负责活跃气氛和背锅;银爵一般不会主动发言,但实力很强。


  (等一下背锅是啥啦23333)


  主持人:嘉德罗斯呢?


  格瑞:烦。


  主持人:据我所知嘉德罗斯先生也不是谁都烦的。


  (主持人你知道的太多了)(凉了凉了)


  格瑞:下一题。


  主持人:嘛,那么请问您一般怎么称呼嘉德罗斯先生?


  格瑞:嘉德罗斯。


  主持人:嘉德罗斯先生不是曾经说漏嘴,说自己有个叫“嘉嘉”的外号么,难道团队里的大家不是这么叫他的?


  格瑞:安迷修不敢,雷狮叫过然后恶心得自己没吃下午饭,银爵没兴趣。


  主持人:您呢?


  格瑞:下一题。


  主持人:格瑞先生您这样我很难办。


  格瑞:你们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也很难办。这不在正常的采访范畴。


  主持人:所以说是粉丝票选啊,这题可不是我们出的。求您了,我上有八十岁的老猫下有未过门的Iphone X,您就当可怜可怜我们这些社畜,配合一下吧。


  【格瑞先生似乎有所动摇】


  格瑞:没有叫过。


  主持人:不如试一试,嘉德罗斯先生正在门口踹门,要放他进来吗?


  (主持人你是瑞嘉党吗)(放进来这节目该被禁播了)


  格瑞:下一题。


  主持人:好吧好吧......有粉丝问,格瑞先生平时看上去独来独往的,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和其他四人一起出道呢?


  格瑞:公司安排。


  主持人:来人给格瑞先生上一瓶吐真剂。


  【我们没有那种东西】


  格瑞:不管你信不信,这是实话。有些粉丝大概知道,雷狮和安迷修是被丹尼尔从路边小摊抓过来的;银爵是收了丹尼尔对手的钱去堵他,结果被他打了一顿拎回了公司;嘉德罗斯只是不想继承家产,被丹尼尔诓了;我缺钱。


  (原来你是这样的老丹)(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


  主持人:丹尼尔先生太强了吧。


  格瑞: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这样。


  主持人:早就认识的五个人居然被丹尼尔先生分别用不同的手段凑到了一块儿,想想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格瑞:......雷狮说了?


  主持人:......


  格瑞:把他说的那段掐了,你该知道什么能播,什么不能播。


  主持人:好的,好的。


  【不会掐的】


  主持人:那,团队里发生过的趣事?


  【格瑞先生斟酌了一下】


  格瑞:安迷修是被雷狮和嘉德罗斯激着才当了队长的,他本来没想当。


  主持人:哈哈哈哈,请问是怎么个激法呢?


  格瑞:雷狮说‘你不是正义的骑士吗,当了队长就相当于骑士头头,不是很威风吗,小姑娘可都喜欢可靠有担当的男人啊安迷修,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嘉德罗斯说‘某些人比我多活几年也照样是个渣渣啊,看来这个队长的位置非我莫属了,哼,强者总是忙碌的’。


(安哥听了又拔刀.jpg)


  主持人:哈哈哈哈哈。这可太有趣了,不过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当队长呢?


  格瑞:安迷修当了队长以后,兼任清洁工、外卖员、厨师、和事佬、记者会专用挡箭牌。


  主持人:哦,我似乎懂了。


  (可怜的安哥2333333)(惨相,已使我目不忍视)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请格瑞先生说出一个银爵的秘密。


  格瑞:......雷狮代言的那个海盗大王眼药水,银爵自己网购了两箱。然后他跟我说没有用,到了晚上他还是看不见自己。


 

 

 

 

  【第五位采访者:内敛成熟的气场、可靠宽阔的臂膀!深色皮肤也有别样的魅力!以腰线和腹肌闻名、老少皆青睐的酷哥,银爵先生!】


  主持人:那么银爵先生,请问您对团内成员——


  银爵:安迷修,欲盖弥彰,天然深柜;雷狮,阴险狡诈,直癌晚期;嘉德罗斯,目中无人,格瑞雷达;格瑞,口嫌体直,保姆体质。


  银爵:安迷修和雷狮是半斤八两狼狈为奸天生一对,嘉德罗斯和格瑞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天作之合。


  银爵:我一直都很想换房间,是因为我受不了住在一楼每天看他们四个腻腻歪歪地从客厅路过,去厨房打情骂俏。我希望住在三楼,永远也看不见这四个人模狗样的家伙。


  银爵:虽然我们的团队名称叫“guys”,但是我一直认为应该叫“gays”。


  银爵:团队里发生的趣事就是我其实知道上次嘉德罗斯吃汉堡把肉掉在了安迷修的珍藏海报上,他和格瑞趁着雷狮和安迷修睡觉把海报塞到了雷狮拖鞋底下。


  银爵:秘密就是安迷修的发胶其实全都是雷狮帮他买的,因为他根本不会用○宝;雷狮衣柜里其实全是大号童装,他有好几件一样的换着穿,以为没人发现;嘉德罗斯的小星星贴纸是安迷修买发胶赠的,因为现在连小学生都不会买这么幼稚的东西了;格瑞有把菜刀叫烈斩,他有时候会把那刀当螺丝刀使,以为没人知道。


  主持人:......


  银爵:......


  主持人:银爵先生,我们能约个单独访谈吗,就下期。


  银爵:可以。


 

 

 

 

  【五个猹】


  丹尼尔:@全体成员


  安迷修:???


  雷狮:??


  银爵:?


  嘉德罗斯:?????


  格瑞:?


  丹尼尔:你们都给我滚,滚到厕所里,滚一年。









  ——————————————


  对不起我总写些奇怪的东西,我错了。但是我不会改的

评论(65)
热度(2453)

© 想见月光 | Powered by LOFTER